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亂世用重典!菲律賓政府為了掃毒,竟帶小學生到「監獄」遠足!讓他們看清楚 毒品如何毀滅一個人... 虎爸 虎媽的舊式教育,用「嚴厲的責罵」卻能培養孩子的潛力,讓他們「更有自信」!

「我是一個寡婦,但我的婚姻沒有結束!」丈夫 37歲因肺癌驟逝,露西 才明白「失去」2字的意義...

8月 2016年26
收藏

(圖/shutterstock)

}

 

作者:露西.卡拉尼提

 

保羅.卡拉尼提是一個神經外科醫生。

他希望能以自己所學回饋給社會。

然而 2013年,年僅 36歲的保羅

卻被診斷出肺癌末期...

 

生命即將結束的保羅,

卻沒有停下「活著」的腳步。

他在最後的時間,

寫下他去世前的生命記錄:

《當呼吸化為空氣》

 

然而保羅卻沒有真正見到自己的作品出版,

而是他的妻子露西 積極地推動這本書。

露西更在保羅離開之後,

在紐約時報分享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

 

趕緊來看看吧....

 

(贊助商連結...)

 

 

保羅的離去 令我相當心痛...

在他的墳上 我睡得特別安穩

結束是一連串關於死亡的議題。

我先生去年 3月死於癌症的時候,只有 37歲。

當時我悲傷地無法入眠。

有一天下午,我去他墳上悼祭。

我躺在他墳上,那天我特別睡得安穩。

不是優美的景色讓我疲累的身體平靜下來,

而是保羅在那兒(跟我躺在一起。)

他的身體好像有魔力,

他的四肢晚上睡覺跟我緊緊牽著,

他的手在我妊娠時輕輕的牽住我,

即便受癌症之苦,他的目光仍如此深邃堅定。

 

2003年 我們開始相愛

為了尋找生命意義 他選擇了醫學院

我和保羅從 2003年開始戀愛,

當年我們都還是醫學院 1年級。

他是那種可以讓人開心的陽光男

(還在大學的時候,

有一次他全身穿黑猩猩裝造訪倫敦,

跑到白金漢宮前的一個管子坐在上面裝模作樣),

但是別看他這樣,他非常聰明。

本來他打算繼續念文學碩士,

但後來他覺得很多答案不在書裏,

而是去找到生命的意義,

尤其面對死亡的時候更是,

所以他後來選擇了醫學院。

 

 

在醫院 每周都要工作 80小時

下班後都在計畫著 我們的未來

我們在長島海邊結婚,開始我們的新婚生活。

在醫院,我們每周要工作 80個小時;

下班後我們做小旅行,牽手散步,計畫將來。

10年過去,

當我們即將完成史丹佛醫院的住院醫師訓練時,

保羅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

才發現他一直喊背痛和體重直線往下掉的原因

其實並不是因為過勞,而是肺癌。

我們當時必須面對死亡,和想清楚生存的意義。

 

坦誠地討論過 他的病情後

每天都 細心地照料著他

我們本來計畫再要去一次葡萄牙蜜月旅行,

紀念我們認識 20周年。

保羅的身體報告一出來,我們決定馬上就去。

我們細細品嘗了甜酒和在一起的時光。

回到家後,

保羅在身體能負荷的情況下,繼續醫生的工作。

我們坦誠地討論他的病情。

為了減輕他身體的負擔,

我每天早上幫他準備 15種以上的藥,

以及抗噁心的小藥丸。

病痛擊垮他的身體,

得用熱水幫他洗澡紓緩、按摩他的肌肉、

要吃抗發炎的藥、也要讓他保持愉快的心情,

聽聽音樂、和說說笑話分享趣事給他聽。

 

 

 

我們同時是夫妻、也是病人和醫生

而且即將是 一個女孩的父母

在這個基礎上面,

我發現到我們彼此有很深的依賴和互信。

我們確認懷孕的時候,

保羅才剛從一段長時間的住院之後出院。

那時保羅開始寫作。一開始是寫散文,

紀錄神經外科實習的過程,

並且學習只有生命只剩 1~2年情況下,

應該怎麼生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這本《當呼吸化為空氣》有了一個提案的大綱。

那時候因為化療的折磨,他連打字都很困難。

我找到一副可以導電的銀線織成手套。

這樣他就可以用筆電的觸版在床上用筆電寫作,

可以防止他手指頭脆裂。

 

保羅並沒有放棄 對生命的堅持

不斷記錄著 他與疾病奮鬥的過程

後來他的病況太嚴重了,

不能再去醫院工作,他就在家裏狂寫作,

紀錄他和病痛奮戰的過程。

從一個醫生、熱愛文學的人一直到一個重病病人,

他一直沒有放棄他對於生命的堅持。

他回到文學的領域並開始寫作,

讓他重新感受到自己是有用的、

而且活得快樂有價值。

我相信他雖然死了,

可是他的實踐了生命的價值:

他不是丟下他想要的世界,

而是擁有了他想要的世界。

保羅的最後時光,我抱著他兩人,

唱歌安慰他

,兩個人一起在床上度過直到他闔眼。

「我不能讓他自己一人!」我哭著對我小姑說。

「妳沒有離開他呀!」我小姑哄我。

 

 

從結婚到喪偶

起初 我無法理解 「寡婦」的意思

從結婚到喪偶的過程很令人迷惑。

一開始我根本不理解寡婦是甚麼意思。

之前我忙到沒有時間去安慰保羅,

即使保羅已經死了。

葬儀社要我帶一身保羅的衣服放進棺材一起下葬。

我回他們說我會把衣服烘暖,

並且洗好弄得香香的。

我放了一雙女兒的襪子在褲子口袋。

葬禮當天,我從葬禮隊伍走出來,

走到抬棺者前面,我領著他的棺前行,

對他說「我握不到你的手,

但是我可以領著你,你不孤單。」

有好幾個月 我睡覺都躺在

他臨死前的睡的 那顆枕頭,

把他的藥放在抽屜,穿他的衣服上床睡覺。

 

我突然領悟:「喪偶不是離捨婚姻

而是婚姻中的一個必然的階段。」

最近,我想起C.S.Lewis的一篇文章<A Grief Observed>

然後我突然領悟到其中的

「喪偶不是離捨婚姻,

而是婚姻中的一個必然的階段。」

喪偶是一個離開配偶的練習。

雖然我可以不用再安慰保羅,

但我想那些婚禮上承諾的誓言

已經無限延伸,超越死亡。

那些承諾和忠誠,那些我想要在他身邊、

和他一起完成的,

尤其是一起撫養我們的女兒這件事,

永遠都在,不會結束。

 

 

 

我也開始 為自己的生命啟程

保羅死前,他要我好好保護這本書的書稿,

一直到出版。讓他的書出版,

我想是讓保羅活出有限的生命的自己的一種方式,

同時也是給女兒的一個禮物。

現在,我準備讓保羅的作品為自己的生命啟程,

我也得開始為自己的生命啟程。

我們的家現在變成了我和女兒的家。

我保留了保羅最喜歡的書和衣服在身邊,

但是衣櫃裏已經不放他的襪子,

房間裏他的書架也撤了。

我買了新床、我開始上班。

保羅死後 6個月,我拿下婚戒。

我認知到在婚姻中喪偶這個階段何時造訪,

與陷入愛情一樣,這種事總是不可預知的。

 

想了解更多有關 保羅對生命的思考與體悟嗎?

請參考原書:當呼吸化為空氣

作者:保羅.卡拉尼提  出版社:時報出版

 

 

book可能的任務】粉絲團

透過閱讀,開拓知識

透過閱讀,增加話題

透過閱讀,放鬆心靈

 

我們提供「書摘」、「讀書心得」等等

↓↓按個讚,與您一起「閱讀」更多好文章↓↓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