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這 11句話 字字感動人心: 每一種創傷,都是一種成熟... 壓力很大嗎?回答這 12 個問題,花 1分鐘就知道 你是不是需要「心理治療」!

6/12 美國奧蘭多槍擊案,奪走 50 條人命...網友說:禁止 穆斯林 來台灣!

6月 2016年23
收藏

(圖/shutterstock)

 

6月12日凌晨,美國奧蘭多,

遭到大規模屠殺槍擊。

兇手為29歲的阿富汗裔男性,奧馬爾馬帝,

他在這場50人死、53人輕重傷的槍擊案之後,

遭到警方現場擊斃。

 

由於兇手已經死亡,

美國警方正在追查馬帝犯案的真正動機。

有證據指出,

馬帝以一人之姿犯下如此重大屠殺案件,

背後可能有援助──這個援助,

可能出自伊斯蘭國 (ISIS)。

 

根據CNN等媒體報導,

伊斯蘭國已經宣稱這個案件

是由「IS的戰士發動攻擊」。

此外,兇手的父親在接受NBC採訪時則表示,

兒子在數個月前看到兩名男子擁吻,

當下憤怒地表示:

「看看他們,當着我孩子的面做這種事。」

他認為兒子的暴行與宗教無關,

與對同性戀的憤怒有關。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三個美國躲不開的議題:

「恐怖攻擊」、

「同性戀權益」和「槍械控管」

我們身在台灣,

或許很難真正想像美國人現在的情緒糾結;

但如果換個角度,

如果有個黑人合法持槍

在台北捷運上醞釀一次無差別殺人,

你會想先檢討「為什麼可以合法持槍」

或者「為什麼黑人可以來台灣」?

美國人現在吵翻天的,就是這兩個問題。

民主黨質問的是前者,共和黨質問的是後者。

 

奧蘭多槍擊事件是美國有史以來

傷亡最嚴重的一次持槍大規模屠殺(見圖一),

甚至被認定為恐怖攻擊。

奧蘭多槍擊事件的關鍵詞彙是:

「恐怖攻擊」、「同性戀權益」和「槍支控管」,

這三個本來就被不斷翻炒的議題,

在這次事件之後演變成強大的爭議。

我有美國朋友甚至憂慮地表示:

「如果這種案件再多來幾個,對於要用強制手段

對抗恐怖主義的川普,真的會越來越有利。」

 

 

多元主義最難閃躲的問題:

就是「自由的疆界」在哪裡。

宗教、性傾向以及持槍,

是否到底是否存在著一條人人皆可接受的、

互不侵犯的疆界;

而該如何界定邊界,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先談槍械控管吧。

每個人都想持槍自衛,

但當自由持槍帶來如此輕薄的暴力時,

我們是否仍該支持持槍之於

一種應該被允許的自由?

購槍不代表我會持槍殺人,

但持槍確意味著恐怖主義有機會

用更破壞力更強的方式進行攻擊;

一般人拿刀殺人了不起砍死四、五個路人,

但持槍卻動輒造成數十人死亡。

而這次奧蘭多恐怖攻擊事件的兇手馬帝,

就是透過合法途徑購得槍械。

 

 

在同志議題上亦然。

同性戀的人權應該得到尊重與認同,

但恐同者的「權力」是否應該得到相對應的支持?

目前心理學界不將「恐同症」視作精神疾病,

政府是不是應該要為了恐同者不想看到同性戀,

就限制公開場合下的同性親密行為?

就像對待抽菸一樣,

要求設立同性親密行為專區?

 

籌碼K線文中20141212

 

 

美國該為了降低減少

來自宗教的恐怖攻擊,

而驅逐伊斯蘭教徒嗎?

最可怕的是宗教。

伊斯蘭教徒在基督教徒加上

天主教徒佔總人口約70%的美國,

是顯著的少數,

美國該為了降低減少來自宗教的恐怖攻擊,

而驅逐伊斯蘭教徒嗎?

或者美國應該要將宗教自由

放於人民安全之前呢?

 

美國是一個以基督教徒為主的國家,

所有的新思想都必須經過

對聖經教義的轉化與再詮釋,

才有可能在政治場域上取得發聲權,

進而實踐於法律。

我不認為美國在這三大議題的風向

會很快速轉變,

但確實會對接下來的總統大選產生影響。

 

 

恐怖攻擊對誰有利?

川普,或者希拉蕊?

民主黨向來支持更嚴格的槍枝管制,

這個立場從現在總統歐巴馬

到本次總統候選人希拉蕊都沒有改變;

歐巴馬在事件之後

也再次重申支持槍枝控管的立場。

 

川普則是將議題帶到槍手的「穆斯林」身分上,

強調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

才是最佳的防恐手段。

事實上,川普向來把「反恐怖主義」跟

「反穆斯林」當作同一件事情,

他的論述固然讓在美國當地

生活的穆斯林氣得跳腳,

但對於美國白人基督徒而言,還挺管用。

 

 

奧蘭多事件在政治戰中,

就是「槍枝管制」跟「反恐怖主義」的論戰。

同性戀議題在這裡並沒有太強烈的發酵,

因為受害者就是同志酒吧,

即使是向來反同性戀的川普,

都不敢亂開戰場。

美國各大媒體的臉書專頁,

都可以看到一堆關於這兩大議題的論戰;

但如果要說哪個議題吵得比較兇,

穆斯林的議題還是吵得更兇一點。

 

美國的穆斯林紛紛表示:

兇手的想法不能代表所有穆斯林

一則在BBC臉書官網

獲得大量按讚的推文這麼寫著:

「如果伊斯蘭教徒對於自由言論、

同志婚姻、女權、安樂死、民主政治、

培根與真正的人權感到不舒服,

這不該是我們要改變,而是他們該離開。」

不少居住在美國的穆斯林紛紛留言表示,

這是一則來自兇手個人恐同

造成的大規模槍擊案件,

兇手的想法不能代表所有穆斯林;

但仍有許多美國白人認為,

這就是一次來自穆斯林的恐怖攻擊,

特別是兇手的恐同思想

與穆斯林教義有很大關係。

 

 

川普可能收割較大的政治利益

川普這個人其實沒有什麼

真正堅實的政治立場,

就是個自私自利、見風轉舵的牆頭草。

你或許不知道,

川普雖然現在代表共和黨出馬競選美國總統,

但他在2001至2009年曾加入民主黨,

直到2009年才又重新加入共和黨。

然而,川普如果只是個

沒有立場的笨蛋也就算了,

重點是,他還是個擅長煽動人心的野心家。

 

攤開川普的發言,

除了是一連串前後不一的謊言以外,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愚蠢的狂語,

例如要築一道牆把墨西哥人擋在門外

(拜託這招中國人早在幾千年

就幹過了來點創新好嗎)、

暗示與他辯論的女主播

月經來潮強烈貶抑女性、

或者揚言任命能推翻去年六月

全美通過的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官。

 

 

這些狂言,背後除了歧視以外,

其實就是暴力。

而這種暴力,

面對其他國家、其他種族、其他文化時,

顯得相當危險。

川普的外交邏輯顯然就是:

我是美國我超棒,

你們其他這些下賤國家

光是看到我美國就要替我舔鞋子了。

面對顯然強勢崛起的中國,

川普一樣可以抱持

「只要我上談判桌,美國一定贏」的心態

──即使他這種態度只會帶來國際戰爭,

但他不在乎。

 

 

這種以暴制暴的論述,

在恐怖攻擊肆虐的時候,

正好能激起美國人的情緒。

他在奧蘭多槍擊案發生之後,

不只是再次重申禁止

在外國出生的穆斯林進入美國的立場,

甚至強調國家應該要用

更強硬的態度面對穆斯林。

川普的競選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偉大」,

而一個偉大的國家怎麼可以沒有敵人呢?

讓「穆斯林」等同於「恐怖主義」

再等同於「偉大美國的敵人」,

綁個稻草人,大家就會打得很開心。

這作法無非就是炒作空泛的民粹主義──

很蠢,但顯然有用。

 

 

 

結語:自由的疆界

所有大規模屠殺事件都會讓人情緒激動,

悲傷、憤怒、仇恨,或許還可能留下精神創傷;

但對於社會而言,這些事件留下的痕跡,

往往不只是情緒上的,

還可能成為未來政治論述的結論。

 

一次一次的社會衝突,

都是自由的疆界的挑戰。

我們都想得到自由,

但是也都不希望被他人妨礙自己的自由,

這些慾望與價值觀勢必會反覆衝撞──

唯一和平的可能性,就是溝通、包容和愛。

 

 

無限,就是我們自由的疆界。

關於人性,

我沒有樂觀到可以相信明天開始、

明年開始或者下個世紀開始就能世界和平。

我相信戰爭、屠殺、仇恨會持續存在,

或許沒有消失的一天。

但這都無所謂。只要人們心有渴求,

不想停留於任何一個現在、

而是想往更好的未來邁進,

就有機會讓每一個人的自由盡可能實現。

 

至少,當基督徒可以指著伊斯蘭教徒說出

「你們的教義歧視同性戀簡直不可思議」的時候,

我真的相信人會改變。

 

願生者平安,願死者安息。

(文章來源  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

 

延伸閱讀

校園槍擊、慘案頻傳,美國人為何仍支持擁槍?

川普最可能擊毀的是美國人的信任感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