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可愛就想親、餵食大人咬過的食物… 小心!「亂親嬰兒」恐引腦炎致命 身為台灣媽媽,我很擔心的3件事…所有家長 都該告訴孩子:「人生是場馬拉松,要跑到終點才是贏家」

守鹽田超過一甲子,85歲凃丁信 捨不得退休,只盼更多人記得「我們是靠鹽活下來的」

 

 

文 / JJ

 

國寶級曬鹽達人

眼神藏不住對鹽的熱情

進入秋季,台南的熱意仍然不減,

從北部帶下來的外套完全派不上用場,

我們從市區騎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車,

來到北門的井仔腳瓦盤鹽田。

85歲的凃丁信伯伯坐在鹽田旁的板凳上,

用一雙溫暖的眼神迎接我們的到來,

儘管雙眼笑成了一條線,

卻藏不住凃伯伯對鹽業那深情與熱情的眼神。

 

凃伯伯從 22歲進入台鹽,

擔任鹽工、製鹽技術員,

一路到退休後,還被長官找回來,

協助北門鹽田的觀光轉型,

成為曬鹽技術指導暨解說員,

除了遊客的觀光導覽,

他也要觀察氣候蒸發量、

調整閘門的進水量,

超過一甲子的專業曬鹽技術

及豐富鹽業文化知識,

也讓他被譽為「國寶級的曬鹽達人」。

 

(贊助商連結...)

 

小時候幫爸媽曬鹽

沒想到一曬就是一輩子

「我跟鹽有一個緣份。」

凃伯伯回想起,

國小放學後就會到鹽田幫爸媽一起曬鹽,

那是他與「鹽」的開端,

跟在父母身邊擔鹽、曬鹽、收鹽,

讓凃伯伯從小就對製鹽過程暸若職掌。

專業來自經驗的積累,

將近80年的製鹽經驗,

難怪一談到鹽,

凃伯伯便有無數的故事想要分享。

 

早期沒有電解、提煉取鹽的技術,

鹽業大部分都是倚賴人力粗工製鹽,

多數和凃伯伯同輩的鹽工,

也是因著家中長輩的緣故,繼承家業,

在當時科技、網路都不發達時代,

能擁有一項專業技術,就能養活一口子,

所以在鹽工們肩上擔鹽的擔子,

幾乎都是一擔就是一輩子。

 

鹽田職人

( 凃伯伯正準備將收好的鹽擔起。 / CMoney攝影團隊 )

 

「古早人沒味素、沒糖都可以,但不能沒鹽!

每一個人都要吃鹽才能生存、才不會生病。」

當凃伯伯說出這段話,

我們瞬間明白,

鹽對他、對每個人的重要性,

也理解他為什麼願意奉獻一生,

不遺餘力地守護與傳承鹽文化。

 

 

走過昔日鹽業

到今日的觀光轉型

凃伯伯話匣子一開,

替我們上了一堂三百多年的曬鹽歷史。

十七世紀鄭式將軍陳永華為了解決糧食問題,

引進製鹽方法,在台南海邊築埕,

引入海水,日曬結晶成鹽,

成功改善沿海地區民生經濟。

 

到了日治時期,凃伯伯和其他鹽工們,

經歷自由買賣到強徵鹽田土地,

當時日本政府不斷對鹽工施壓,

如果鹽工不賣,就打到他們賣為止,

如今談起,凃伯伯仍不免傷感。

 

鹽田職人

( 凃伯伯鹽聚集成鹽堆。 / CMoney攝影團隊 )

 

西元 2002年,

6個鹽廠、近4800公頃土地全部結束和轉型。

主因是科技的進步,

用電透析法製成的精鹽,

不受天候影響、成本較低,

且製程也輕鬆許多;

原本的日曬製鹽,工作艱苦、靠天吃飯,

一旦雨季來臨只能被迫停工,

曬鹽的日子也總是要頂著大太陽。

 

凃伯伯語重心長:

「現在沒有年輕人要做這種苦工。」

鹽村人口快速流失,

留下來的都是曬鹽數十年的阿公阿嬤,

成本高、請不到鹽工,

鹽廠最後只能關閉。

 

鹽田職人

( 鹽工阿嬤正在鹽田撥鹽。 / CMoney攝影團隊 )

 

338年的曬鹽業就這樣被迫結束,

鹽村裡靠鹽維生的一輩,

心中滿是落寞不捨,

所幸地方官員的推動,

鹽田轉型成觀光用途,

雪白成堆的鹽田成為觀光打卡熱點,

欣賞美景的同時,

也能聽鹽田志工解說

先民辛勤奮鬥的歷史文化,

成為兼具遊憩與教育意義的所在。

 

 

台灣日曬海鹽

世界認證的特級好鹽

凃伯伯很可愛,自創一個曬鹽口號:

「鹽生鹽,平安健康食用鹽;

全世界最好的鹽,請大家一起來吃好鹽。」

他還急忙解釋,

這不是老凃賣鹽,自賣自誇,

而是真正獲得政府認證、國際讚賞的,

日本人當時想複製台灣的曬鹽技術,

但因為日本位處比較北邊,

天候全年有雨,

也只能斷了日曬海鹽這條心思。

 

鹽田

( 凃伯伯在鹽田收鹽。 / CMoney攝影團隊 )

 

講到多雨的氣候,

凃伯伯也和我們分享了一個日曬海鹽的笑話:

「過去某任台鹽總經理曾被立委要求質詢,

收到經濟部的通知,他緊張了一個禮拜,

想說也沒做錯事,到底要問什麼,

結果一去被問:

『為什麼台灣鹽田的設立偏袒南部?』

 

問題一出來,總經理才鬆了一口氣。

曬鹽要靠太陽吃飯吶!

中北部全年有雨、濕氣重,

比較沒辦法日曬,

不如日頭炎炎的南部,

就連日本也是海水抽取提煉,

他們也認為台灣南部的天然鹽最好啊!」

回答完,立委也就沒再多說什麼。

 

 

收一粒鹽,流一滴汗

我們是靠日頭吃飯

「收一粒鹽,流一滴汗!」

這聽起來或許很誇張,

但卻精準詮釋鹽工的辛勞,

在大太陽的戶外你能待多久?

鹽工們卻希望日日是大太陽,

因為這樣鹽才能曬得好,

他們才有飯吃,一旦遇到雨天,

很有可能前功盡棄,

曬好的鹽就被雨水融掉了。

 

即使今日鹽田已全數轉型觀光,

但遇到雨天還是需要工人們穿梭鹽田,

將鹽堆運到水泥地,

再用帆布把鹽堆蓋起來,

為什麼沒有在產鹽還要這樣大費周章?

凃伯伯說:

「不然觀光客要來鹽田拍照,

結果只剩下零星散落的鹽,

他們會很失望啊!」

 

鹽田職人

( 凃伯伯穿著台灣文創守護擔鹽背影。 / CMoney攝影團隊 )

 

無論在過去或現在,

鹽田的維護都需要細心呵護,

每一粒鹽不只得來不易,

守護更非簡單的事,

凃伯伯記憶裡珍貴的鹽業歷史與文化,

是無價的寶藏。

 

這次來到北門鹽田,

不只是為眼前美景,更多的是感受與理解,

經由凃伯伯的口述,

跟著他一起穿梭了一趟

三百多年的鹽業歷史與文化,

才真正感受到社會變遷、時代改變下,

夕陽產業的困境,

被迫轉型後到底還有多少東西能留下來?

 

我相信除了鹽業,

在台灣各個角落,

一定還有許多像凃伯伯一樣珍視文化的職人,

亟欲傳承這些越來越少人知道的故事,

我也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

替他們盡一份心力,

陪著他們守住那份對文化的深情與熱情。

 

【關於我們】

《我的人生我的選擇》

是 CMoney旗下的團隊。

我們致力於報導台灣的不凡人物、

陪伴讀者關注社會議題、

運用企業力量支持公益活動,

並期待這些故事

能帶給您一些力量、善念,或一絲啟發。

 

 

更多平凡人的不凡故事: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採訪編輯 / JJ )

( 首圖來源 / CMoney 攝影團隊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