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人觀看! TED講師分享「黃金 20小時」學習法,一個月就學會 新語言、新技能,遇見更好的自己! 妯娌不合 6大狀況,家庭關係好緊張… 原來都是一位關鍵角色害的!

表演遭火燒20秒,胸口留一輩子印記⋯ 火舞團 團長郭彥甫:如果當時放棄,就沒有現在的第一

 

文 / JJ

 

今年 28歲的郭彥甫(豆腐),

現為一名全職火舞表演者,

也是「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的團長之一,

表演時習慣赤膊上身,

右胸口的火吻印記顯而易見。

 

「火舞本來就很危險,

都受傷了就放棄吧!」

這是郭彥甫在火舞表演意外後,

身邊的親友最常對他說的話,

雖然是出自關心,

卻再再加深他受傷後的自卑感,

甚至差點放棄火舞夢想…

但郭彥甫最終仍不甘當一攤餘燼,

選擇浴火重生,

帶領他的火舞團站上國際舞台,

並誓言火回台灣。

 

(贊助商連結...)

 

一開始接觸火舞

只是為了耍帥

大部分人對火舞的第一印象,

不外乎是在高中、大學的營火晚會表演,

郭彥甫也是,

他第一次近距離感受火舞的魅力

正是在高二的營火晚會,

當下他只有一個想法:

「火舞太帥了!轉火就是帥!」

因此即使他比其他人都怕火,

為了耍帥、吸引女生注意,

他仍然決定加入「火棍組」的表演練習,

可是他卻忘記自己是念理工科的學校,

台下迎來的只有學弟們的低聲歡呼。

 

( 練習用的火棍 / CMoney攝影團隊 )

 

大學創火舞社

與火舞產生更深羈絆

然而,這個懵懂的決定,

讓郭彥甫與火舞有了更深的羈絆。

他在大二時創立火舞社,

新創社團資源不足,也沒有前輩教學,

他就自己上網研究國外的火舞影片,

用寶特瓶加繩子當火球、

長木棍兩端裹毛巾當火棍,在克難中練習。

練出一身絕技的同時,

身體也傷痕累累,

瘀青、手腳破皮長繭是小事,

「最痛的是練火球的時候,

繩子纏在一起打到雞雞。」

郭彥甫回想起來還是縮了一下。

 

大學生涯來到尾聲,

多數新鮮人會開始思考未來職涯發展,

郭彥甫在大三那年,

也曾在學科專業或是火舞表演之間抉擇,

直到他一舉拿下全國火舞比賽「東北大火」的冠軍,

他才正式確立目標,

以火舞表演作為職業,

並與當時最強勁的對手蔡宏毅(蔡頭)

共組「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

 

 

全國冠軍的傲氣

釀成火燒胸口意外

畢業後,雖然臺灣法規對火舞的限制嚴峻,

幾乎沒有表演的場地及機會,

但這並沒有阻饒郭彥甫的火舞之路,

頂著火舞全國冠軍頭銜,

國外商演邀約不斷,

卻也讓郭彥甫的心態開始變得驕傲。

 

2016年,一場天津的個人演出中,

郭彥甫遭到自負的反噬,

認為「我一個人可以」,

但他卻在防範措施上疏忽了,

衣服沾上過多油料,

且沒有找助手協助安全,

當火焰爬上身時,

郭彥甫甚至為了不影響演出效果強裝鎮定,

任由火焰灼燒身體近20秒,

「當時我一個人在大舞台上,

沒有人可以救我,火燒的20秒,

感覺像是一直在腐蝕我,非常痛。」

聽著郭彥甫回想當時的景況,

疼痛感瞬間湧現。

 

( 右胸口火吻印記 / CMoney攝影團隊 )

 

心裡自責超過身體疼痛

陷入低潮 萌生放棄念頭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

郭彥甫沒有在事發後馬上告訴家人,

頂著全身 11%的三度灼傷,

連夜搭醫護飛機返台,

始終強忍疼痛與淚水的他,

在住進加護病房的瞬間,郭彥甫崩潰了,

「我哭不是因為痛,而是自責,

過去的努力可能因為自己的驕傲,

要全部從頭來過。」

一個強調火舞安全的團隊,

團長卻在表演中身受重傷,

未來要怎麼讓別人相信

「火舞很安全」?

 

在加護病房住了整整 17天,

原先不反對郭彥甫從事火舞表演的家人,

態度開始反轉,

勸他去考研究所轉換跑道、

勸他去找穩定安全的工作。

右胸口的燒燙傷口,

郭彥甫也開始動搖:

「受傷之後還有人會來看我表演嗎?

我是不是不要再繼續下去?」

 

火傷後,

讓原本開朗自信的郭彥甫變得沉默,

也不太敢繼續練習,

火傷的陰影是一回事,

心裡的小劇場才是他自卑感的來源,

火舞團的練習場地

常有親子駐足看火舞團練習,

以前他總認為圍觀群眾的眼光是崇拜,

但受傷後,在他心裡都成了鄙視,

當他看到一個媽媽帶小孩停下腳步,

心裡就會想著媽媽正在告訴小孩:

「不要像大哥哥玩火,

不然就會像他一樣受傷。」

這對郭彥甫來說,

是很重很重的心理陰影。

 

 

從哪裡跌倒

就從哪裡站起來

持續半年的低潮自卑,

直到郭彥甫的二伯在探望他時,

告訴他:

「你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啊!」

即使只是一句相當普通的俗諺,

但對當時的郭彥甫來說,

一語驚醒夢中人,

當所有人都告訴他:

「受傷了就放棄吧!」

連自己都差點放棄自己的夢想,

這句話才終於讓郭彥甫

重新回頭看看自己過去的努力,

他領悟:「如果現在放棄,

我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開始調整心態,化挫折為動力,

在練習及表演時更注重安全把關,

也更看重團隊合作的默契,

找回自信卻不再自負。

 

( 郭彥甫與團員們看表演彩排畫面 / CMoney攝影團隊 )

 

在郭彥甫順利回歸團隊後不久,

春晚的邀請也隨之到來,

整個火舞團花了 3個月的時間準備,

也到四川進行實地演練,

無數個熬夜練習調整陣行及走位,

只為在 13億收視人口面前呈現最好的表演。

演出後的迴響頗大,

火舞團陸續收到歐洲、日韓、

東南亞等國家藝術節的演出邀請,

即使成績越來越亮眼,

但讓郭彥甫感到遺憾的是,

成團4年,在無數國家演出,

卻遲遲無法回到臺灣表演…

 

( 將臺灣融入火舞表演中 / 圖片授權自 即將成真火舞團 )

 

總有一天,我們要火回臺灣

這扇大門,我們自己打開!

這不只是郭彥甫的心聲,

也是即將成真火舞團大家的渴望。

終於,在 2018年受到嘉義臺灣燈會的邀請,

雙腳站上臺灣舞台,表演屬於臺灣的火舞,

更在同年成功舉辦臺灣的售票公演。

2000張門票全數賣出,

能被臺灣觀眾認同,

對火舞團而言是很大的鼓勵,

曾經被當成過街老鼠,

只能飛到國外演出,

現在能在自己的家園,

站上舞台,接受掌聲及喝采,

郭彥甫及團員們都相當感動。

 

 

火舞就是我的人生

我的全部

右胸口的火吻印記,

會一直陪著郭彥甫的走下去,

這場意外是禍也是福,

烈火帶來疼痛和挫折,

但也帶給郭彥甫更深的信念和人生的轉折,

他在低潮中沒選擇放棄,

才能帶領火舞團成為臺灣第一,

讓世界看見臺灣的火舞之美,

也讓臺灣人對火舞表演重拾信心。

 

「浴火鳳凰」

是郭彥甫用自己親身經歷所編的舞碼,

他希望藉由每一次演出,

鼓舞那些陷入人生抉擇難題的觀眾,

只有堅持下去,

過去努力累積的過程,才不會白白浪費。

 

( 火立方表演 / CMoney攝影團隊 )

 

在看見傷疤之前,

自然的大男孩笑顏是彥甫給人的第一印象,

他的笑彷彿沒有經歷過 20秒的火傷意外。

人生起落,遭遇低潮挫折在所難免,

端看你怎麼應處,

彥甫在最黑暗的時刻堅持下去,

面對傷疤不再自卑,

帶著這片火吻印記上台演出,

是讓我相當敬佩的勇敢。

 

【關於我們】

《我的人生我的選擇》

是CMoney旗下的團隊。

我們致力於報導台灣的不凡人物、

陪伴讀者關注社會議題、

運用企業力量支持公益活動,

並期待這些故事

能帶給您一些力量、善念,或一絲啟發。

 

更多平凡人的不凡故事: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採訪編輯 / JJ )

( 首圖來源 / 即將成真火舞團 授權使用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