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孩子的索求,要「限時」與「限量」,否則…父母的溺愛 會毀了孩子一生! 常被問「什麼時候再生個兒子?」 藝人吳鳳霸氣回應:為什麼要生男孩?我有兩個女兒超幸福!

陪伴憂鬱親友,自己也陷入低潮?譚艾珍:陪伴者請想像自己是菩薩,你不能跟著信徒哭,請平靜地 傾聽煩惱

9月 2020年18
收藏

憂鬱症

 

 

腸胃會生病、手腳會受傷,

大腦也會有不健康的時候,

而憂鬱症,就是大腦生病。

根據衛福部推估,

憂鬱症盛行率約佔總人口8.9%,

也就是有200萬人為憂鬱症所苦,

使用抗憂鬱藥劑的人數民國100年至107年,

由90多萬人增加至130萬人。

雖然用藥人數顯著上升,

但與衛福部所估計的人數仍有落差。

探究人數的落差原因,

可能和憂鬱症被汙名化有關,

同時也受衛教知識不夠普及化所造成,

有些病友和家屬可能對憂鬱症帶有錯誤認知,

因而未及早就醫釀成悲劇。

 

憂鬱症是不能說的祕密嗎?

當社會愈絕口不提,愈不能解決憂鬱症的擴散。

本文透過比爾.伯奈特(Bill Bernat)

Ted用詼諧、易懂的演說,

分享該如何陪伴身邊有憂鬱傾向的親友。

(影片於文末)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比爾目前積極投入身心靈健康推廣活動,

講台上不時說個幽默笑話、侃侃而談的他,

就像是個未曾被憂鬱症所苦的人…

然而實際上,

他卻從八歲開始對抗憂鬱症長達十多年。

他收集了其他憂鬱症病友以及自身經歷,

並分享幾點對憂鬱症的迷思

以及如何建立雙方良好的溝通心態,

以下筆者整理了演講重點,

並且增加部分補充資料加以補述。

 

為什麼會害怕與憂鬱的人交流?

 

1.擔心要為憂鬱症患者的快樂負責

比爾:「如果你去跟一個憂鬱症患者說話,

突然間你就要為他們的幸福負責了?

但並沒有人期待你成為心理治療大師,

你只要表現出友善態度就好,

像脫口秀主持人艾倫那樣就可以。」

若患者有負面情緒,

請不要覺得是在針對你,

也不要為他的情緒全權承擔責任。

 

台灣知名藝人譚艾珍在受訪時表示

女兒曾經歷經一段難熬的憂鬱症,

譚艾珍在陪伴女兒的期間,

自己也曾好幾度陷入負面情緒中,

但她卻想到:

信眾對著菩薩念念有詞、

說著自己的人生大小事時,

菩薩不可能下凡間和信眾一起大哭大叫。

陪伴憂鬱症家屬的傾聽者就像是菩薩,

必須做到情緒抽離,靜靜地聆聽善男信女。

 

但說來容易,實際做起來卻相當困難。

許多陪伴憂鬱症患者的親友,

心中也有龐大的壓力,

有些人可能會想「為什麼這種是會發生在我周遭?」、

「為什麼我要陪著他這麼累?」

精神科醫師徐志雲建議

陪伴者務必要拿捏自己的能力,

並切記自己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當自己的情緒壓力、生活不堪負荷時,

陪伴的品質也會下降,

此時請真誠地向對方提出自己的能力有限,

並找尋平衡點。

 

2. 擔心憂鬱症會傳染

比爾建議:「那就帶一些乾洗手液吧。」

憂鬱和憂鬱症是兩回事,

憂鬱是憂鬱的心情,憂鬱症是一種病症,

但並非由病毒、細菌造成,因此不會傳染。

憂鬱的心情人人都會有,

就像經歷一段低潮,一般未患憂鬱症者,

經過休息、轉換後,情緒會恢復平靜;

若身陷憂鬱心情無法自拔,

那請參考前段徐志雲醫生的建議,

拿捏自己的能力,找尋平衡點。

 

 

3.擔心無話可說,導致交談尷尬

「你可能會擔心不知道要說什麼,

每一次嘗試交談都會很尷尬,

而只有一種時候你會覺得舒適,

就是你們雙方都放棄交談,

盯著各自的手機看時。」

有些人認為,

與憂鬱症患者交談時需要特別顧忌話題,

而導致雙方無話可說,

但這種情況只限於與憂鬱症患者交談時嗎?想必不是。

不論是多麼熟悉的人聚在一起,都會有沉默的時候,

此時不強硬地找話題,適當地為交談留白,

反而能更自在不是嗎?

營造雙方安心、自在的氛圍,

不論是與誰相處,都是首要之務。

 

憂鬱不會減少病友與他人交流的渴望,

負面情緒的思考模式會影響到交際能力,

但並不代表憂鬱症患者不想交朋友,

因此試著對他們伸出友善的手吧。

 

如何建立與憂鬱症患者溝通的橋樑?

 

想要和患有憂鬱症的人交流,

首先要先瞭解以下幾點:

(一)不要對憂鬱症患者這麼說:

1. 克服它吧、你想太多了、你要改變想法…

這幾句話堪稱憂鬱症患者最討厭的話,

病友們早就想過這些方法,

但實務上就是無法解決憂鬱。

比爾強調:「所謂的憂鬱症,就是缺乏克服它的能力。」

套用憂鬱症患者蕭奕辰的話

「你無法要求沒有腳的人『用腳』站起來,

要求沒有嘴巴的人『用嘴巴』說話。」

要求不存在的東西硬生生地出現,

這就是憂鬱症患者聽見

「你為什麼不想辦法讓自己好起來呢?」時

感受到的不合理,

同時也會帶給憂鬱症患者壓力,

使他們認為自己好像又讓人期待落空了,

進而自我否定。

 

延伸閱讀:10 年憂鬱症患者怒吼:

「你們不會逼殘廢站起來,憑什麼逼我們想開一點?」

 

2. 你抗壓性太低

家庭環境、成長際遇會影響思考方式與壓力承受度,

但憂鬱症不單單是後天影響,

研究發現基因影響抗壓性高低,

帶有低抗壓性的基因型態的人,

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比較高。

當每個人站在的起跑線不一樣時,

怎麼能用同一套標準

要求所有人跑的一樣快、一樣遠?

 

3.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

蕭奕辰在〈憂鬱症患者的獨白〉這場演講中提到,

當患者們聽見這句話時,通常只會更想自殺。

因為對他們而言,

所謂「問題」就是自己本身,

因此自殺就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

也能不必繼續造成親友的負擔。

 

 

(二)和憂鬱症患者相處時,

可以參考的做法:

1. 傾聽與陪伴

其實多數陪伴者並不需要多說什麼、多做什麼,

也不必24小時隨時待命,

你只要讓患者知道你在乎他們、

有需要時你可以陪伴他,

這樣就夠了。

 

2. 告訴憂鬱症患者:傷心也沒關係。 

因為社會風氣提倡正向思考,

因此當人陷入負面的情緒時,

會直覺地認為傷心是錯的。

也因為這樣的思維,比爾認為:

「除非病友表現出快樂的情緒,

否則大部分的人並不想和憂鬱的人說話。」

這不單單適用在憂鬱症患者身上,

在人際關係中,沉默寡言、安靜的人

總是易被認為性格有問題、孤僻,

因此人們在社交團體中

總是努力表現樂觀、活潑的一面。

但事實上,不是只有正向情緒才是好的,

人有傷心情緒也是沒有關係的。

 

延伸閱讀:研究:越正面的人,越容易得憂鬱症!

精神科醫師揭密:罹患憂鬱症的,往往都是那些正能量滿滿的人

 

3. 自然地和憂鬱症患者相處

你可以做自己、用你自然的聲音跟病友說話。

比爾:「不必因為病友很憂鬱,

就用悲傷的聲音說話,

就像是你跟感冒的人說話時,

也不會打噴嚏吧。」 

 

4. 找時機說清楚你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比爾舉例,他曾告訴別人:

「嘿,隨時都可打電話或傳訊息給我,

但我可能無法在當天回覆你。」

比爾認為,不提供任何協助也完全沒關係,

或提供清楚有限的協助也可以。

 

5. 邀請他們跟你一起從事活動

即使是很小的事情也無妨,

像是一起去購物、看個電影,

但千萬別強迫他們一定要接受邀約。

 

 

那些低潮我都能克服,

你若不行,表示你不夠優秀

憂鬱症患者與普羅大眾就像被河水隔在兩岸,

河岸的一邊,

病友們正用別人看不見的方式在頭腦中打仗,

而另一邊,

不了解詳情的人們則探頭探腦地隔岸觀望,

一邊想著「你們幹嘛這麼憂鬱,

換個想法不就好了?」。

人們很常拿自身經歷以及認知

作為看待社會上所有事物的價值觀,

因此常會聽到一些老師與父母

無法理解有憂鬱傾向的孩子,

甚至施加更多壓力在孩子們身上;

又或是部分網路用戶,

看見憂鬱、霸凌、自殺等新聞,

急著檢討事件當事人抗壓性不足,

並附上自己經歷過的坎坷與現在的豐功偉業,

想要證明:

「所有人只要像他一樣努力,都可以克服難題。」

不論是前者的師長還是後者的酸民,

都太過輕忽憂鬱的嚴重性,

以及忘了每個人的獨特性。

 

別用單一價值觀看待所有事物

適用在你身上的,不見得適用在他身上,

而本文中列出的建議清單,也不是絕對的,

因為每個人的接受度不同、病況也不同。

但無論如何,不會改變的一項真理是:

「別急於否定憂鬱症患者的憂鬱傾向,

試著與他建立真誠的關係。」

比爾曾遇過一位女性,

該女性接納比爾的憂鬱症並且自然地與他相處,

這讓比爾感受到:

「這是第一次, 身為帶著憂鬱症過日子的人,

我卻感覺很好──

彷彿我並不會因為它而變成壞人。」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

憂鬱症是造成全球民眾不健康以及身心障礙的主要成因,

有三億五千萬人深受其害,

更預估2030年憂鬱症將超越癌症,

成為人類「失能」最大的健康殺手。

未來罹患憂鬱症的人數將會增加,

和憂鬱症病友交流的可能性也會提升。

你不必太擔心最初該如何破冰,

當你能用「重視」與「同理」的想法

把他們視為平等的人,

那麼你便已經搭起了一條彼此能友善溝通的橋樑。

 

TED Talks 如何和憂鬱症的朋友相處交流

中文字幕版 》》點我!

 

更多社會議題,用 3 分鐘關心:

 

參考資料:

 

本文為CMoney編輯團隊整理撰寫,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撰文者 : CMoney 編輯 / Ann)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