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小看 言語傷害的威力!當你用「不正常」去定義他人,你已經間接害死一個孩子… 愛聽別人的八卦,遲早會出事! 成年人都該知道:管住自己的嘴,是最高的修養

幫出生 25天的嬰兒換肝,救回一命… 仁醫劉君恕:不放棄任何機會,病患才能活下去!

9月 2020年16
收藏

器官捐贈

 

文/王琬

 

很多人說,器官捐贈是在延續大愛,

但對移植醫師而言,

器捐只是為了救治病人,

經過評估後,在當下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當病人器官衰竭,

內科治療已經無法挽救生命,

或無力維持基本的生活品質時,

器官移植,可能就是唯一的活命辦法。

 

劉君恕是北榮的兒童外科醫師、

器官移植外科主任。

1990年才踏入北榮擔任住院醫師的他,

如今已是活體肝腎移植的權威。

他曾率領團隊遠赴越南協助肝移植手術,

寫下越南最小年紀肝移植紀錄,

受贈者是年僅11個月大的女嬰。

去年五月,更創造國內歷史,

成功為出生25天的男嬰完成肝臟移植。

 

 

我做肝腎移植

已經有十八年的經驗,

到現在,還是覺得壓力很大。

一般醫師只要針對疾病治療,

解釋病情和開刀成功率就好,

但活體移植不一樣,

要額外擔負的是捐贈者的安全。

為了讓病人活下去,

我還是會勸他們做活體移植,

勸不成就算了,

勸成了,等於是把壓力往自己身上壓,

好像手術非成功不可。

 

有時候,跟家屬和病人解釋換肝過程,

病人還好好的,家屬就會聽不進去,

覺得我在觸他們霉頭。

但急性肝衰竭就是這樣,

病人會在短短三五天內倒下去,

家屬慌了,才回來找我,

那時候病人都已經插管、洗腎,

狀況變得很差,

沒有即時換肝,不可能會醒過來。

 

當家屬問我

手術會不會又失敗?

我能怎麼回答?

記得有次幫病人做活體肝移植,

手術後沒多久,病人身體就產生排斥,

剛移植過去的肝立刻壞了,

家屬只能趕快找弟弟來捐。

可是第二次移植還是一樣,

病人陷入昏迷,送進加護病房洗肝洗腎。

我們只能讓他排在大愛捐贈的第一順位,

等看看第三次移植機會。

 

一個星期後,晚上十一點多,

捐贈者真的出現了,

我趕快通知病患的太太,

但電話那頭,她只問我一句:

「醫師,如果這次手術,我老公沒死,

他會不會腦子受損?一輩子躺在床上?」

我能怎麼回答?

我知道她的疑慮完全是對的,

一個月內做三次移植手術風險真的太大了。

 

我不能跟家屬保證這次移植會成功,

也不能預知手術後,

病人會不會變成家人的負擔,

可是我也知道,

不開刀,病人就是會往生。

那時候,我只有半小時的時間,

半小時內沒做出決定,

器官就會順位給下一個在等的人,

所以我只跟家屬說:

「妳不給他機會,他一定會走。

我不敢保證妳擔心的狀況不會發生,

但只有動手術了,

妳先生才有活過來的可能。」

 

延伸閱讀:「對不起,媽媽不能替你痛…」

她在兒子臨終前的最後一段話,讓人懂了:放手,是最深的愛 

 

手術後來成功了

但病人恢復得很慢

中途還做了氣切,在醫院住了整整八個月。

到現在,八年了,

身體狀況好的不得了,

每次回診,都會感謝我當時的堅持。

因為這個病人,我常提醒自己,

很多事情不要輕言放棄,

病人才會有活下去的機會。

那八個月壓力有多大?

都不重要了,只要看到病人醒過來,

走著回家,那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器捐救的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整個家庭。

人生走到盡頭,都難逃一死,

不想做器捐的人,

有很多是覺得會被開腸剖肚,

不要擔心,醫師最後

一定會把身體修復得很乾淨漂亮。

 

我知道,器捐在台灣不好推動,

像我太太整天看我這樣救人,

也還是捨不得我簽器捐,

但希望有更多人知道,

一個人如果捐六個器官,

就可以救活六個人,

這背後代表的是會有六個,

甚至是更多的家庭受惠,

那個力量是很龐大的。

器官捐贈

(談起因移植而重生的病人,劉君恕的雙眼閃耀著光芒。 圖/CMoney影音組

 

那天,和劉醫師聊到他對器捐的期望,

他沒多想,就說自己能做的只有「以身作則」。

他把病人的健康放在自己的利益之前,

要讓後輩感受到這份工作的榮譽感。

看著每一個因移植而重生的年幼孩子,

所有的辛勞,似乎就不足掛齒了。

 

本採訪與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合作。

支持器捐,一起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https://www.torsc.org.tw/

 

更多平凡人的不凡故事: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採訪編輯:王琬)

(首圖:台北榮總醫院提供,為2018年出生52天便接受移植的新生兒患者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