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婆婆》鍾欣凌:「婆婆的愛是有比較的!」做媳婦的,別妄想做別人家女兒 為什麼大家都在問:「讀什麼系出來 薪水會比較高?」 台灣這種教育方式,學生不可能 學以致用

「找到自己的那道光!」專訪《我的婆婆》鍾欣凌:我現在更有自信,去面對我的自卑

8月 2020年21
收藏

鍾欣凌

 

文 / JJ

 

她是鍾欣凌,

出道以來一直是幽默搞笑的形象在演藝圈闖盪,

因為圓潤可愛的外型,更有「粉紅豬」的綽號,

今年在熱播台劇《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中,

飾演婆婆林彩香,再創演藝事業新高峰,

戲中除了活潑好笑的橋段,情緒戲也相當吃重,

不只要面對兒子、老公死去的沉痛,

老年生活還要被扶養多年的兒女、媳婦們欺負,

讓全台觀眾都替她心疼。

 

延伸閱讀: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鍾欣凌:「婆婆的愛是有比較的!」

對媳婦,愛要無私真的很難…(http://cmy.tw/007ol7)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我很喜歡自己是一位諧星

回顧 20多年的演藝生涯,

大家對鍾欣凌最直接的印象

應該是「胖胖的、可愛的諧星」。

她自己也毫不避諱地承認:

「我是諧星,但我很喜歡自己是一位諧星。」

自嘲圓潤豐滿的身形,

如果賣弄風騷也沒人想看,

所以很感謝演藝圈有「諧星」這樣的角色,

讓她能盡情的做自己最熱愛的事情——表演。

 

她說:「諧星很難,尤其喜劇最難!」

喜劇的節奏多一拍、少一拍的拿捏,

對笑哏的成功與否都影響很大。

《小人物狂想曲》是開啟她喜劇之路的一把鑰匙,

回想小時候一家人一起看劇、一起大笑,

鍾欣凌認為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能帶給大家歡樂,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這也是她堅持表演、始終熱愛表演的原因。

 

鍾欣凌

( 照片由 CMoney攝影團隊提供 )

 

我是諧星,我會演戲

鍾欣凌在2014年及2019年,

分別以《雨後驕陽》及《貓的孩子》

獲得金鐘視后的肯定,

並在得獎感言中提到:

「我是諧星,我會演戲。」

令全場為之動容,她用獎座證明:

諧星不只會搞笑,

其他不同情緒的表演也能很到位。

 

鍾欣凌說:

「我覺得這個圈子跟觀眾,都對我很包容。」

即使不是最漂亮的,但她也能是觀眾最喜歡的。

她感受到近幾年的台劇有一種爆發的感覺,

觀眾對劇本及角色的接納度

也有越來越寬厚的趨勢,

主角不再侷限在男帥女美的框架裡,

每個人都可以是主角,

她也才能有多元嘗試的機會。

 

 

從女主角的姐妹演到阿嬤

鍾欣凌坦承:很不爽!

其實第一次要接演「媽媽」的角色時,

鍾欣凌是非常抗拒的,她說:

「我在《命中注定我愛你》演陳喬恩的姐姐,

在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卻演她媽媽,

超不爽的啊!

她一樣是演漂亮少女,我卻從姐姐變媽媽。」

 

在30幾歲的時候,

她還跟經紀人強調:「我不要演媽媽!」

因為覺得自己一旦演過媽媽,

那個崁就回不去了,

但年齡漸長,媽媽的角色戲約不斷,

加上男女主角的年齡層越來越低,

她才終於說服自己:「好啦… 媽媽就媽媽!」

 

這次在新戲《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

更首次演出婆婆的角色,

接到戲約的時候,她先是驚呼一聲「婆婆!?」

但因為編導團隊跟優質劇本,

她其實沒有太大的掙扎,就答應了。

人生很妙,有時候放棄一些執著,

才能發現自己更大的可能。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

( 照片由公視提供 )

 

自信與自卑共存

那是理所當然的狀態

隨著作品持續被看見,

且得到越來越多獎項的肯定及觀眾的鼓勵,

轉換而成的自信,

對於鍾欣凌心中曾經自卑與不安的那一塊,

有一定的中和效果。

但她認為每個人心中的傲嬌

和自卑都是累積而來的,

並不會因為有了自信,

自卑就完全被消除。

 

她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

上節目、拍戲、家庭生活

都期許自己可以做好每一件事。

領了通告費就會鞭策自己達到水準以上的笑點;

工作再累,聽到女兒說「媽媽陪我玩」

還是會硬著頭皮陪玩,

就怕女兒覺得「媽媽不想陪我」。

但這樣的個性往往更容易讓自己身心俱疲。

 

她提到之前拍電影的經驗,

原以為自己的狀況應該可以很快處理好,

讓劇組早點收工回家,結果卻頻頻卡住,

演出沒有達到絕佳點,

即使得到導演的安慰,

心裡的沮喪還是困住自己好一陣子。
 

直到看到許瑋甯說過的一句話:

「隨時可以歸零出發。」

她才心念一轉:

「我應該像海綿一樣,

隨時可以吸收很多新的東西進來,

而不是困在沮喪及懊悔裡,

脹滿的海綿,沒有進步的空間。」

 

 

要找到自己的那道光

喜歡自己的樣子很重要

她回想起自己參加「殘酷劇場」的經驗,

表演老師把所有演員折磨到極致,

連原本像仙女的女生都變得像女鬼,

每一個人汗如雨下,她說:

「我本來就有屁股印,但那一次,

連漂亮的女生都有屁股印。」

她才體悟到老師的用意,

「在表演面前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外貌的帥或美是附加的,

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質,

也一定都會有各自適合的位置。

 

在表演及夢想這件事情上,

鍾欣凌鼓勵大家:

「要找到自己的那道光!」

大學時,有一次她要去國家戲劇院的實驗劇場,

卻走錯門,誤闖貓道(架燈的地方),

演出中的舞台,燈光投射下去,

所有觀眾專注看戲的表情,

讓她瞬間起雞皮疙瘩。

 

那個場景、那道光

成為鍾欣凌堅持表演很大的助力,

光在哪裡、夢想和目標就在哪裡,

確立目標也就能全力以赴。

 

與欣凌姐專訪聊天的過程相當愉悅,

幽默詼諧的個性不只是鏡頭上的樣子,

私底下的談話更是親切沒有距離感。

當然,像她在專訪中提到的:

「每個人的自信與自卑是共存的」,

即使作為一名演藝人員,

呈現出亮麗樂觀的一面很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調適與排解負面情緒的能力。

 

在她身上小編感受到的是「知足常樂」,

當我們對自己的生活滿意時才能感到幸福,

也才能創造幸福給身旁的人們。

 

 

更多動人故事: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採訪編輯 / JJ )

( 首圖來源 / CMoney 攝影團隊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