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這麼辣,被性侵活該!」為什麼人們習慣檢討被害人?心理學解析:這 2 點讓我們情不自禁… 找工作就像談戀愛看對象,門當戶對很重要!資深人資何則文:因為你太「優秀」,公司反而不敢用…

為何照顧爸媽的,都是家裡沒人疼的孩子? 華人家庭的悲哀:你不為父母犧牲,就會被當不肖子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已邁進長照 2.0的時代,

不管是 1.0或 2.0,

女兒或女性都是長照的固定班底,

很多失智症患者傾向依賴家庭成員,

通常是女兒或媳婦來照顧他們。

在臨床觀察上,常看到因為家人生病,

會有家庭成員必須犧牲,

身兼照顧責任的職業婦女,

最後都被迫離開全職或兼職工作,

因在這社會價值觀下,

照顧長輩大部份責任仍歸於女性。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李奎諺

 

我還未嫁,每個月薪水也不高,

我的姊姊與弟弟都有各自的家庭,

經過我們三姊弟討論後,

我決定將工作辭掉,全職照顧母親,

而我的姐姐與弟弟

負責日常生活必需品的費用以及我的薪水。

 

在家庭裡負責長照的

幾乎都是女性

台灣已邁進長照 2.0的時代,

不管是 1.0或 2.0,

女兒或女性都是長照的固定班底,

很多失智症患者傾向依賴家庭成員,

通常是女兒或媳婦來照顧他們。

在臨床觀察上,常看到因為家人生病,

會有家庭成員必須犧牲,

身兼照顧責任的職業婦女,

最後都被迫離開全職或兼職工作,

因在這社會價值觀下,

照顧長輩大部份責任仍歸於女性。

 

雖然根據衛福部 2007年到 2019年的調查,

我們看到 65歲以上老人的照顧者,

女性比例從 70%降為 61%,

顯示男性照顧者的比例

確實隨時代變遷而有所增加,

但女性還是佔最大比例。

在診間的觀察,陪伴長輩進來的大多是女性,

女兒、媳婦、孫女或是外籍看護,

也可見男女性間與長輩互動的不同,

男性多在旁邊看不發一語或多回答不知道,

女性在過程中,較會跟長輩互動或幫忙發言,

甚至會仔細聽評估的內容而竊笑,

特別是在進行短期記憶的題目。

 

延伸閱讀:「為什麼我每天盡心照顧,但父母最愛的卻是 不回家的你?」

張曼娟痛心寫下 照顧者的辛酸淚…

 

因為賺的錢少,所以應該

接下照顧母親的責任?

那天,筆者遇見

一位年約 50歲的婦女,

在脫下口罩那一刻,

她憂愁的表情道盡了生命的苦。

她說:「照顧母親已經三年了,

真的好累好累。母親變得不一樣了,

她的個性變得容易發脾氣,

總是認為我偷東西,有時還不准我碰她。

我也開始變得暴躁易怒,

有時還會想哭。姊姊總是怪我,

為什麼要對母親發脾氣,

她懂照顧的辛苦嗎?

她以為只要付錢就沒她的事了。

一想到如果母親走了,

我的後半輩子怎麼辦?

我的決定是對的嗎?」

我還未嫁,每個月薪水也不高,

而我的姊姊與弟弟都有各自的家庭,

經過我們三姊弟討論後,我決定將工作辭掉,

全職照顧母親,而我的姐姐與弟弟

負責日常生活必需品的費用以及我的薪水。

其實也不算是真正的討論,

而是環境種種因素

加上我賺的錢沒有他們多,

覺得我好像應該

要接下照顧母親這個重擔。

 

 

每次見面,傾聽同理她的感受,

當下減輕她的壓力感、舒緩情緒,

但我們彼此都知道在離開這扇門後,

她依舊會戴上口罩,

繼續隱藏她那憂愁且無法抵抗的生命。

見面數次後,我們逐漸從照顧母親的話題,

抱怨家人的不理解,

轉而在爬梳她的生命歷程,

逐漸從想脫離照顧苦境,

轉而在照顧困境中如何生活,

如何看見自己。

 

她總是習慣

接受所有的要求,

犧牲自己成就他人。

小時候家裡經濟狀況不好,

姊姊年紀跟她差 12歲,很早就到外地工作了,

因此從小就她跟弟弟相依為命,

為了弟弟他犧牲了很多,讓弟弟能夠專心唸書。

但現在照顧母親,有時候卻會出現這樣的想法:

「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

為什麼我要照顧她?」。

現在她正重返童年的生命河流,

再次經歷那個不被愛的小時候的自己。

 

「如果我不在這個家,

這個家會不會瓦解?」

在這個家,她已經習慣當個「乖孩子」了。

她很早就意識到自己不被愛,

起碼跟弟弟相比是這樣。

從小就一直在照顧父母或家人的需求,

因為父母時常吵架,

不時要照顧母親的情緒,緩和父親的暴躁脾氣,

也知道母親對弟弟的期待,

犧牲自己來讓弟弟安心念書,

她透過不斷地做,來獲得關注,

來維持家庭和諧。

 

 

長大了,有意或無意地對原生家庭的牽掛,

因此在任何關係,她也總是扮演犧牲的角色,

卻也不斷地將關係中的他人養成怪物,

因此每段關係總是以罪人的姿態下台。

在任何職業或場合的不順遂

或對任何事情都沒有熱情,

讓自己能夠繼續留在原生家庭中,

照顧每個人。但是,如果父母相繼去世,

兄弟姊妹有了自己的家庭,

還剩什麼能支持她活下去?

 

建立在犧牲的自我價值感,

總是想著如果我走了,

這個家會瓦解該怎麼辦?

「如果我走了」,這樣的罪惡感,

讓她長不出獨立自主的翅膀,

即使有了翅膀也不敢飛,

因為飛出去,回來會找不到巢。

但,巢總有一天會僅剩曾經不斷修補的痕跡。

 

照顧母親的歷程,

正悄悄地為自己的翅膀長出新羽毛,

最後,她是否已經勇敢地飛離巢了呢?

 

在診間,

時常看到照顧長輩的

通常是家中

最不被愛的那個孩子。

離得越遠,愛得越深,

長輩總是誇讚住在國外的孩子念書念得高,

認為每年過年都會回家一次的孩子最孝順。

不斷抱怨為了照顧自己而放棄工作的孩子,

抱怨孩子做事不勤快、

限制自己的吃與外出......等等。

這對實際照顧者來說,

在照顧上是充滿矛盾複雜的情感,

特別是過年期間兄弟姊妹都回來了,

這種感覺會更加強烈且難以忍受。

生理的累、心裡的苦,

在一年 365天中,每天輪替著,

照顧長輩是沒有休假日的,

過年期間兄弟姊妹回家,難得休假,

心裡的苦翻攪到你想躲也躲不開。

 

你也是家中不被愛的孩子嗎?

您也是迫不得以

要扛起照顧不那麼愛你的父母嗎?

換個視野看,

也許開創屬於自己人生的時間正接近,

重新爬梳不堪的過往,鍛鍊出不畏恐懼,

勇敢的內在力量,讓自己不再為他人而活,

也許照顧能再次形塑你,

讓你找回存在的價值。

 

本文由 李奎諺 臨床心理師 授權轉載,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Lulu )

( 首圖來源 / shutterstock,非當事人,僅供參考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