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賣掉房子,帶一家四口睡馬路邊... 宥勝:「我們不用豪宅,一家人能在一起更重要!」 長輩嘴上的關心,在晚輩眼中像否定!做父母別忘了「放手」,做子女別忘了「包容」

全台 隨機殺人 今年已逼近十起…拒絕下一場悲劇,你最好搞清楚這些 殺害是如何發生!

5月 2020年21
收藏

 

文 / BELL

 

活著,真難。

2020年世界各地多災多難,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股災隨之而來,

疫情發展期間,民生經濟受創,

台灣上萬人被迫放無薪假,

據勞動部統計,

3月領取失業給付總人數達 3.7萬人,年增 13.3%,

在同 1個月內,

社會上連爆 3起隨機殺人事件,引發民眾恐慌,

到底失業與殺人有無關聯?

還是鄭捷事件在台灣的模仿效應尚未停止蔓延?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今年五起悲劇,在新聞上不斷重播,

路邊監視錄影畫面令人不寒而慄。

經統計,

其中 2案以近期經濟壓力、工作不順為犯案動機,

另外 3案都是與妻子、女友吵架後,

尋找情緒發洩的管道。

 

6種動機分析台灣隨機殺人案

追溯台灣無故冤殺案源頭,

資料指出第一起案件從 2009年黃富康事件開始,

他投資失敗、積欠上百萬債務後,

因迷信日本漫畫「殺人可轉運」便實際採取行動。

可怕的是,這 8年來已累積十起案例,

其中第五起案:2014年鄭捷事件最廣為人知,

因釀北捷 4死 24傷引發全民恐慌,

是唯一判死槍決的伏法殺人犯

2017-2019年台灣社會回歸短暫平靜後,

今年3月以「小鄭容和案」打破寧靜,

掀起後面五起隨機殺人事件。

 

1.對自身境遇不滿而遷怒社會:3起

3起案例中,

最駭人聽聞的一起發生於109年4月 臺北市萬華區,

于姓房仲隨機從背後刺殺林姓計程車司機,

以藍波刀在一分鐘內速捅 18刀,

刺穿胸膛及手腕,急救數日保住性命。

今年 5案中就有 2案與「對自身境遇不滿」有關,

進而遷怒整個社會。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許華孚曾在聯合報上表示:

「大家悶久了,生活也可能出現問題,

雖案件發生密度較高,

但相關個案起因大致是經濟、疫情等外在因素,

及個人人格因素,加上資訊傳遞引發『觸發效應』,

雖案件發生密度較高,但應該不算有模仿效應出現。」

中央大學法律系主任則接受華視新聞採訪說明:

「無業、單身、孤立、或一些精神疾病、吸毒的,

當然風險又更高一點,

但是你看,有時候這幾件,他也是正常人,

只是因為疫情導致他失業,他情緒沒得發洩,

所以你要去辨識高風險的

(註:無法預設誰將成為可能犯案人)

還真的有點難度。」

 

2.對特定人士不滿但無法報復
而找代罪羔羊:3起

109年 3月新北市新店區王男與妻子吵架後,

隨機刺殺死機車停靠路邊的林男。

 

台灣15例隨機殺人事件,今年出現6案了。

 

3.藉由死刑來自殺:2起

103年 5月臺北捷運鄭捷殺人案,

偵訊時,他曾向警方透露:

「我從小學時就想自殺,不過沒有勇氣,

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

才能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

 

4.藉由被關來逃避現狀:1起

101年 12月台南「湯姆熊隨機殺人案」

失業男子曾文欽在台南市一家遊藝場,

將 10歲方姓學童誘騙至男廁割喉殺害,

事後供稱想坐牢才殺人,

直言:「台灣殺 1、2個人不會被判死刑,

我就被關在牢裡一輩子就好。」

又說:「如果今天犯案後沒有被抓,

我以後還要再去殺人,直到被捕為止。」

他的言論震驚社會,引起死刑爭議。

(補充:在端傳媒的深入報導裡,他後來解釋,

會那樣說是覺得說得越可惡,才能死的越容易。

讓人感覺他其實不清楚自己的恨,

是活是死好像也無所謂)

 

5.殺人快感成癮:
目前台灣無案例

美國連續殺人犯山謬.利托(Samuel Little),

坦承自己從 1970年代以來、

橫跨全美東西部共 14個州,總共殺害了 90人,

為刷新美國犯罪記錄的史上最兇惡連環殺手。

 

6.精神混亂或怪異想法:6起

105年 3月台北市內湖區小燈泡案,

33歲王景玉失業多年、前科累累,

在內湖西湖國小旁砍殺騎著腳踏車的 4歲女童,

其母王婉諭目睹全程。

偵辦時,他對員警咆哮:

「見到朕為何不下跪!」

詢問為何犯案,

則回:「我要找一個四川女孩結婚傳宗接代。」

精神科醫師沈政男曾表示,

這是精神醫療不足的表徵,

這些兇手皆需接受精神醫療,

但號稱首善之區的台北市,

竟然無法讓他們得到充足診療。

延伸閱讀:精神疾病成為殺人的免死金牌?殺警被判無罪,最該被教化的不是 法官,而是這4件事!

 

 

這些事件中幾個共同之處,
你發現了嗎?

Q1.兇手如何挑選殺人對象?

不可預測性,

犯罪者沒有針對特定對象犯案,

但台灣幾起事件被害人以男性為主,

男童、女童則是各一。

 

Q2.歹徒為何都是男性?

不論是全球或台灣,

犯下謀殺案的人 9成是男性,

根據康健雜誌一文,

舊金山加州大學精神科臨床教授楊錦波表示,

除了種種生理心理因素

如睪固酮雄性荷爾蒙與攻擊性有關,

許多社會文化因素也可以提供解釋,

例如男性的攻擊性比較容易被社會接受,

女性則自小培養溫柔的美德,

加上女性通常經由交友談心來紓解壓力,

但男性則傾向

孤立獨自扛起生活壓力而不願意求助。

 

Q3.案件為何集中發生在北部?

「台北是帶殺意要捅死你的那種,

可怕的是還無怨無仇,

整個城市是要多扭曲才能培養出這麼多病態的人啊?」

批踢踢實業坊上出現網友們對社會安危的討論,

網友們的恐懼感坦露無遺,

針對此疑問目前尚無相關研究,

唯一比較合理的回答僅有:「因為人多。」

 

都市是吵嘈卻冷漠的,

多數人只管匆忙過好自己的生活,

而很多弱勢家庭是社會福利照顧不到的,

彼此連結和互動偏少,

加上貧富差距顯而易見、

在社會流動低的情況下,

不管是日常的經濟壓力或人際壓力增加,

都可能形成社會危機因素,蠢蠢欲動直到爆發。

 

社會壟罩不安,
我們要如何自保?

1.避免晚上獨自遊蕩,隨身攜帶雨傘或防狼噴霧劑

2.在外時刻提高警覺,

戴耳機也須保留環境音,勿把注意力集中於手機

3.見周遭有不善人士,

減少關注盡速繞道而行或離開現場

4.新增報案電話於手機快捷鍵

5.請孩子拒絕陌生人的搭訕、如廁結伴前往

 

因為這些社會新聞,鬧得人心惶惶

每天通勤除了要注意身旁的人有沒有戴口罩、

保持安全社交距離,

還要深怕被突然攻擊,

諮商心理師郭文又表示,

目前只有加強社會安全網,是比較可行的方式。

 

 

不是拿刀傷人才叫殺人
謹言慎行避免下一場悲劇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

應思聰在工作上長期接收各方的冷嘲熱諷,

那些聲音無形中植入了他的腦裡,

隨時在耳邊重播…他生病了。

社會上的人們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

每個人都受過傷、受過委屈,

卻也把傷害傳遞給下一個人,相互拋與接。

 

壞人過去是好人
病人原本是健康的

如果發現周遭的親友近期生活不順,

少一些批判與比較,

若發現有躁鬱、憂鬱、行為怪異等情況時,

當事者很可能沒有病識感,

一定要多加關心並協助就醫,

要是出現傷人、傷己行為時,

精神衛生法第32條規定,可啟動強制住院治療,

只有透過充分的專業醫療,

才可能大幅降低隨機殺人案發生。

 

話裡藏刀
是你我都可以制止的傷害

不是拿刀傷人才叫殺人,

你無心的每句話,

都可能是迫使他們去殺人發洩的潛藏因子,

當然,他也可能會殺自己,

事發後你會默默內疚與道歉,

而倘若他殺的是別人,

你瞥見社會新聞也許還會說:

「我早就知道他就是社會上的毒瘤!」

你不知道,你的壞嘴巴裡藏著刀,

有天竟然會成為他犯案的推手。

沒有人喜歡被看輕,

如果你說的話只會增加仇恨與報復心態,

為什麼還要說出口?

一昧呼籲他人別出門害人,

請也警惕自己別隨意傷人!

我們自身能做的就是平時說話前三思,

盡可能不去造成他人的情緒負擔,

埋下傷害人的種子。

 

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的壞人,

一旦發現周遭的人需要協助,請勇於伸出援手,

你的一句關心可能就能救下更多的生命。

 

 

-編輯後記-

這幾個月來,因為害怕隨機殺人事件發生,

不知不覺關注更多相關新聞,

甚至做了惡夢成為其中的目擊者,

路人胸膛的鮮血隨著刀子拔出而直噴…

最後一人受傷,兩人掛彩落幕,

那個畫面如今還清晰易見。

 

回想起幼稚園階段,

可能因為看過《台灣靈異事件》和太多港片,

我常幻想外面的壞人很多,

所以必須當爸爸的跟屁蟲,

黏著他去散步或是到朋友家泡茶,

出門時我總是把自己定位成警察,

身手像成龍那樣敏捷,

任務始終只有一個:保護爸爸安全回家。

 

牽著爸爸的手,

我時不時回頭張望有沒有人在跟蹤我們,

如果和哥哥一起出門,

則會想像周遭遇到的人可能都是壞人,

從一上車我們早預設自己有槍,

到家以前,

我們不停地討論著該怎麼在子彈有限的情況下把他們都消滅,

當然,我們這些舉動,在大人的眼裡不過是兒戲。

 

但不得不說,我這個症頭很嚴重,

像是偶爾晚餐後不小心睡著,

醒來後發現爸爸出門沒帶上我,

就會一邊焦慮一邊哭著打電話到媽媽的公司

〈當時只背得起這組號碼〉,

說:我要找蔡小姐!

待媽媽接通之後,便大喊著:「爸爸不見了!」

我真的好擔心他在外面會遇到什麼危險!

 

後來到國小三年級,

我總算認清自己是沒什麼用的屁孩,

便不再常常腦補劇情自己嚇自己了。

現在想起來真好笑,

明明當時是需要被保護的小朋友,

我怎麼會不覺得自己比較可能遇到危險,

偏偏一直擔心爸媽在外面可能會碰到危險份子,

直到聽到他們回家的聲音,

即使知道自己的擔心都是白操心,

那也沒關係了。

 

媽媽曾說 :

「沒有什麼萬一,絕對不能有萬一發生。」

叮嚀著我出門在外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

很多事情一輩子發生過一次,就再也沒有以後了。

希望社會可以減少對立、恢復治安,

維護健康的生活空間人人有責,

只有大家一起努力、友善包容才能讓社會越來越好。

 

 

本文由CMoney團隊整理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參考資料: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