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愛孩子,也要讓他承擔「失敗」的苦!心理諮商師傳授 2 種方式,教孩子面對挫折 思覺失調、精神疾病成為殺人的免死金牌?殺警、弒母被判無罪,最該被教化的不是 法官,而是這 4件事!

聯考數學只考 10分,卻成「流行病專家」成功抗 SARS! 副總統陳建仁的人生歷程… 值得一看

5月 2020年15
收藏

 

編聊邊看,

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昨天(5月14日),副總統陳建仁宣布

自己將在 5月 20日卸任後,

重回中研院特聘研究員,

再次投入學術服務,

並主動放棄副總統禮遇完成卸任,

成為台灣首位放棄禮遇的副元首。

 

你也許知道,在投入政壇前,

他是專注研究的公衛專家;

也知道,投入政壇後,

他是關愛百姓、帶領民眾挺過防疫難關的功臣…

但這個被民眾暱稱為「大仁哥」的副總統,

是怎麼走到今天的?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沈政男 (寫於2015/11/26)


陳建仁擔任過衛生署長,

也是國際著名的流行病學家,

很多人以為他是醫生,

其實不是,

他的本行是公共衛生。

還好他不是醫生,少了醫生常見的自戀特質,

才能在生涯發展裡,忍受眾多挫折與輕蔑,

並學會虛心求教,耐心與人共事,

而獲致今天的學術與行政成就。


陳建仁今年六十四歲,初二以前住在高雄旗山,

父親是國民黨籍的前高雄縣長,

母親開托兒所、超市、戲院,

可說爸媽都有經營與管理才能。

陳建仁總共有八個兄弟姊妹,爸媽對孩子從不打罵,

連一句重話都不說,

讓孩子在溫暖的家庭環境裡成長。

父親關心照顧縣民,母親經常幫助窮人,

在陳建仁心中立下愛的典範。

 

陳建仁初二時因父親到內政部工作而轉學到台北,

成績不錯,後來考上建中。

建中三年,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參加許多體育活動,

還得過長跑名次。

然而大學聯考他沒有考好,

數學只考了十分,

填到了台大森林系。

 


注意喔,難以置信地,

大學聯考數學只考十分,

後來也能成為國際知名學者與中研院科學院士,

這是為什麼?陳建仁的生涯發展歷程

值得所有青少年參考。

首先,

他一上大學就決定要轉系,

於是努力念書拿到書卷獎,

後來如願轉到動物系,

邁出流行病學研究的第一步。


然而就讀台大動物系時,陳建仁並未埋首書堆,

而是積極參與課外活動,

他那時是登山社與慈幼社的社員,

前者讓他持續鍛鍊體魄,

後者讓他認清自己心中那份喜歡幫助別人的特質,

也讓他認識了他的太太羅鳳蘋。

羅鳳蘋後來將陳建仁帶進了天主教信仰,

成為重要精神養分。

陳建仁家裡信佛教,但他選擇天主教;

父親是國民黨地方首長,但他選擇親近民進黨,

顯然是一個能夠選擇自己思想信仰道路的人。


大學畢業後,陳建仁投考台大生化研究所,

但沒有考上,只好去當兵。

顯然,這時他還沒有確立生涯方向。

雖然沒考上,他對於分子生物還是很有興趣,

竟然私底下把發現 DNA雙股螺旋結構的華生

所寫的基因教科書翻成中文,

想不到幾年以後,

他走上了相關的遺傳流行病學領域。

 

退伍後,陳建仁有沒有再考生化所?

沒有!他改考台大公共衛生研究所,為什麼?

因為他從參加慈幼社的經驗知道自己喜歡帶小孩子,

而讀公衛或許跟社會福利有關。

當時台灣人沒什麼讀公衛,

還被笑稱是掃廁所的。

 



陳建仁在台大公衛研究所遇到了兩位教授,

將他帶進公衛研究的領域。

一位是林東明教授,教他基本概念;

林教授很有個性,很多學生都被嚇跑,

但陳建仁就是有辦法忍受老師的脾氣。

另一位是林家青教授,

將陳建仁引薦給當時在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的畢思理博士,

而讓他參與了石破天驚的B型肝炎研究。

陳建仁從台大公衛研究所畢業以後,

很清楚自己應該留學美國,

但他考了四次公費留考才考上。

這期間他曾灰心,但太太鼓勵他,讓他鍥而不捨。

陳建仁後來申請到美國最顯赫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當時畢思理博士還曾質疑:

「你不是醫生,要怎麼做診斷?怎麼做流行病學?」

陳建仁回答:「博士,你知道我有沒有B型肝炎?」

畢思理搖搖頭。陳建仁說:

「可見你是醫生,也不知道我有沒有B型肝炎,

我到隔壁的實驗室驗一下就知道了。」

陳建仁到美國念書以後,

一直到第一學年結束,英文還是很破,

連成績單上寫著「優異過關」

(pass with honor)的字眼都看不懂,

甚至畢業論文的英文文法也都是錯的,

但他還是拿到了博士學位。

拿到學位以後,陳建仁回到台大公衛系所任教,

當時曾有醫學院教授跟他說,

台大醫學院做研究、台大醫院照顧病人,

但公共衛生似乎沒什麼值得稱道的成就,

當時陳建仁聽了很難過,

但他肯定地回對方一句:

「我們一定會做出一番成就!」

 



後來陳建仁拿到了系內的一筆研究經費,

帶著學生到南部研究烏腳病,

發現了砷與烏腳病及其他疾病的關聯,

而在國際學界大放異彩。

陳建仁當時做田野研究時,因為經費有限,

他還自己做早餐、做便當讓學生吃,

可說發揮了大學時代帶領社團的本領。

陳建仁後來寫了多篇論文得到國際期刊引用,

但他不以為滿足,

又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做博士後研究,

在遺傳流行病學領域更加精進。

回國後他從教職慢慢晉升到管理階層,

接掌台大公衛學院,後來又到國科會擔任副主任委員。

然後機會與挑戰又降臨了。

2003年 SARS侵襲台灣,

當時防疫亂成一團,

陳建仁臨危受命,沒有退卻,

接下了衛生署長一職,

帶領台灣打贏防疫大戰,

他在過程裡所展現的從容、自信與耐心,

還有最重要的,那大男孩般的陽光笑容,

讓許多台灣人印象深刻。

陳建仁在 2005年卸下衛生署長職務後又回到學界,

但跟民進黨保持接觸,

並協助蔡英文發展生技政策,既投入研究,

又對關心時事,展現知識份子福國淑世的胸懷。

然後有了這次擔任蔡英文競選搭檔的機會與挑戰。

陳建仁不是唯一被蔡英文徵詢的人,

但別人退縮了,只有他承擔下來,

因為他是那個從小被爸媽無盡的耐心愛心教養出來,

從大學到現在從來沒變,

總是用著樂觀、開朗、充滿希望的胸懷看待一切,

永遠想要造福世界、幫助別人,

同時也在當中實現自己的小王子。

 

 

此文由 沈正男 授權,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CMoney編輯/LULU)

(圖/flickr @總統府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