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先有自律 才有自由!《父後七日》作者放棄高薪、立志成為作家,自曝:獲獎前,曾窮到剩幾千塊… 洪蘭:你摔東西、發脾氣,孩子都看在眼裡… 使用「暴力」來管孩子,是最「無用」的教育

布農族人魯瑪夫每天走 6小時上學,拚上清大博士…5年後,放棄高薪 燒光積蓄,只為拯救17萬難民!

5月 2020年4
收藏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緬甸軍政府而來的燃燒彈,

24小時像下雨般落在中緬邊境的山頭,

17萬名克欽族難民躲藏的地道被炸毀,

哀號的哭聲,整晚不停。

「軍政府的攻勢,比往常更猛了,

連難民營、醫院都炸,完全違反人道精神。」

從台灣到當地從事人道救援工作的

魯瑪夫.達瑪畢瑪嘆息地說。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 / 《史丹佛生涯規畫課加強版》

 

魯瑪夫投身人道救援

曾與死亡擦身而過

2011年,因為博士研究,

正在中國邊境調查研究少數民族語言和文化的魯瑪夫,

在當地朋友的邀請下,

走了 3天 2夜的山路,

進入中緬邊境的難民營。

 

「從未想過會有這樣的地方,

這些人這麼無助,卻沒人知道。」

魯瑪夫說,過去緬甸北部

由 4支少數民族組成的克欽邦,

在軍政府掌權後,關係漸趨緊張,

2011年起的內戰,

60萬名政府軍對上 6萬名民兵,實力懸殊。

在難民營中,食物、飲水、教育等資源,

都幾近於零,國際救助組織縱然知情,

但國內正式要道,全被政府封鎖,

資源根本進不來。

 

6年蓋了 32個基地

收容 8千孤兒

同時兼具建築師、宣教士身分的魯瑪夫,

帶著 10多年在台灣、中國邊境的研究

和社區營造經驗,

用特殊管道從中國等地帶入資源,

很快取得當地人信任。

 

他運用建築專業,

為當地難民蓋學校、醫療院所、教會,

6年下來,已建立 32個難民營基地、

收容超過 8千名孤兒、

教導難民養殖和農耕技術,

與中國以物易物,

同時也送難民到中國去學習基礎的醫療能力,

訓練超過 200名醫師、400名護理師。

 

「在難民營,我每天只睡2小時,

時常夢見戰爭的畫面,然後驚醒。」

魯瑪夫上一次在難民營時,

多年隨行保護他的朋友戰死了,

他也九死一生,

「本來我預定在某個時間到前線開會,

突然肚子痛,晚了一個半小時,

炮彈就在我晚到的時刻炸毀了那裡。」

 

 

小學每天走 6小時去上課

立志靠讀書翻身

作為第一位獲頒台灣國家級獎章

「國家青年獎章」 的布農族原住民,

魯瑪夫的毅力驚人。

 

他出身花蓮深山的布農族部落馬遠村,

小學 5年級之前,

每天要走 6小時到山下上學,

困苦的環境下,

他卻一路念到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碩士、

北京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博士。

 

「從小,我就認為只有讀書才能翻身。」

身材壯碩的魯瑪夫,

其實小時候個頭矮小,常被欺負,

放學後還得去砍草賺錢,

但即便如此,他總是點著燭光

讀到半夜 12點才就寢,

一路成績都是第 1名。

國中時,父親遭遇意外、不良於行,

父母用各種方法阻止他升學,

「他們覺得賺錢比較實際,

要求我整個暑假都在深山砍草,

到了聯考前,也不讓我下山。」

大考前一天,天還未亮,

魯瑪夫就摸黑煮了早餐,

留下拜別信,

走了一天的路到山下應考,

那一年,他考上中國科技大學建築系 ,

也因緣際會認識了妻子滕沛倪。

 

「他一直是沉默寡言的個性,

但是非常認真,也很有毅力。」

陳柔伊說,兩人交往後,有一次,

魯瑪夫到她家拜訪,

竟借了一本《中國成語大全》,

雖然原生家庭沒有任何資源,

但魯瑪夫一直透過各種方法自學。

 

 

 

離開高薪建築業

投入少數民族研究

從中原大學室設研究所畢業後,

魯瑪夫進入工程建設公司工作,

這份外人眼中高薪且穩定的行業,

卻讓他陷入掙扎,

頻繁的「應酬」和「收回扣」文化,

衝擊他既有的價值觀。

 

在不斷的自省中,

魯瑪夫發現,相較於金錢名利,

他對用專業來提升少數民族的現況充滿熱情,

於是決定離開建築業。

後來,魯瑪夫進入原住民委員會、

中研院民族所工作,

前後 5年,

除了常飛中國邊境、訪談當地少數民族,

也進行台灣的原住民社區營造、文化復興。

幫助少數民族的信念,

融會貫通在他所有的研究和生活重心上。

 

能夠走進緬甸克欽族難民營,

成為當地人的精神領袖,

魯瑪夫靠的不只是多年知識和實務經驗並存的實力,

還有一項重要的因素—

「專做別人無法取代的事情。」

 

 

奉獻一生幫助別人

寫碩士論文時期,

他和父親到玉山八通關古道

(布農族生活範圍、清朝和日治時期的交通要道),

只帶了一包米和一把刀,

就在山上待了 6個月,

訪問當地耆老,

將官方記載裡錯誤連篇的原住民古地名,

一一用英文字拼音修正,

成為現今玉山國家公園地圖上,

完整的英文拼音標示。

 

「念博士期間,我曾生了一場大病,

半邊身體中風,那時候我就禱告,

如果好了,要奉獻一生幫助人。」

結果神蹟般地,

魯瑪夫在短短幾個月內恢復正常,

他開始思考多年所學,

如何去「影響一群特別有需要、

而不是已經有資源的人」。

 

就在此時,

魯瑪夫接觸到緬甸難民,

開始和妻子投入援救工作,

每年幾乎有 10個月不在台灣,

他成立「克欽難民委員會」,

訓練當地難民成為老師、管理者,

影響層面從最初的 5千人到現在 17萬人,

也訓練出 100多位領袖,

管理難民營的教育、行政、醫療等事務。

 

 

目睹生命脆弱

激勵守護使命

「看見這裡的匱乏,

總是想起過去的自己,

就覺得我其實是很富足的!」

魯瑪夫多次目睹剛出生的嬰兒沒有了父親,

只能喝米湯或黃豆水,

甚至因營養不足而死亡。

孩童生病時,沒有藥品,

只能使用刮痧之類的傳統療法,

幼小的身軀被刮得全身紅腫,

疼痛得哭鬧不停,

但母親也只能緊緊抓住他,

繼續為他「治病」。

 

「每看到一個羸弱無助的生命,

我們的心就彷彿被抽打一下,

也再次提醒自己要如《聖經》所說

『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守護難民。」

 

魯瑪夫在難民營的各山頭間巡迴,

從汽車、摩托車、毛驢到步行,

沒路的地方就要使用溜索,

或是游泳渡河,幾乎是使命必達。

 

就算燒光存款

也要幫助弱勢族群

投入難民營援助,

很快就燒光他的存款,

除了靠律師妻子接案補貼家用,

外界捐獻並不穩定,

也因此,他在 2015年成立

「世界少數民族研究中心差傳會」,

期待更多人加入支援行列。

魯瑪夫說,雖然至今難民仍處在

「大人 2天 1餐、小孩 1天 1餐」的困境,

但他們堅強的生存意志,

讓他自己也常受激勵。

 

「本來我真的很反對他去(難民營),

但是跟他去現場看過,就改變想法了!」

魯瑪夫的父親江振興受訪時,

帶著心疼,卻也點頭稱讚,

「他真的很賣力在做有意義的事。」

 

走向槍林彈雨之處,

魯瑪夫回顧過去 40年,

總是在助人的工作中,

看見不變的熱情,

而他人生唯一渴望的,

就是活出《聖經》所說: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

當守的信仰,我已經持守了。」

為了難民的需要,魯瑪夫選擇永不回頭,

而他也為自己設計了一個全然不同的人生。

 

本文摘自《史丹佛生涯規畫課加強版》

出版社:今周刊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 首圖來源:今周刊 )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