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給建議,卻總讓溝通變吵架?牢記這 4招,讓你一開口 就展現高層次! 「吃虧」一定要讓人知道你是為了誰!牢記 2個道理,讓你吃得虧都成為 未來的助力!

「養了一輩子的兒子 在媽媽臨終前卻只顧著賺錢…」在殯儀館裡工作的他,看盡晚年被子女遺棄的悲劇

3月 2020年24
收藏

生命

(此圖為示意圖,非本人)

 

 

常常聽到有人問:

「假如媽媽和老婆掉到水裡,你會救誰?」

如果不小心回答不好,

其中一個女人可是會跟你吃不完兜著走…

那如果問題換成另一個千古難題:

「假如只能在你的財產和家人間保留一個,

你會選擇前者還是後者?」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逢人就叫「哥、姊」的奶奶

我當看護的時候,有個很可愛的奶奶,

第一次看到她就被她叫人的方式嚇到:

「哥哥,幫我拿水。」

奶奶看起來沒有九十,也有八十,

但逢人就「哥哥」、「姊姊」地叫,

身為好奇寶寶的我問旁邊的看護學姊,

「為什麼她會這樣叫人呢?」

於是我們邊工作、學姊邊解釋。

 

原來,這個奶奶剛被送來時不是這樣的。

她剛來的時候常常鬧脾氣,

動不動就丟東西,

總是說自己的兒子很忙,

只是沒時間照顧她,

所以把她送過來而已,不是不要她了。

她說她兒子很會賺錢、很有錢,

不缺這點錢。

原本她兒子大概兩週來一次,

後來一個月,後來三個月,後來不來了,

每個月都是繳費時錢到人不到,

再也沒來看過媽媽。

奶奶從此就變成這樣了,

「哥哥」、「姊姊」,

「請問」、「麻煩你」,

開始謙卑、謙卑再謙卑,

因為她知道她兒子不會再來了……

 

有天,奶奶開始退化了

我一邊換著另外一床的尿布、

一邊回頭看那個奶奶,

原來那麼客氣的人,有段這樣的過去,

真的是意想不到。

還好是這時候遇到這位奶奶。

當看護的時候,

就怕遇到愛耍脾氣和即將要老人失智的,

而不是躺在病床上的,

理由跟我後來在看護和殯儀館之間,

選擇殯儀館的原因一樣:

需要溝通的人總是比較麻煩。

 

誰知道我來了沒幾個月,

這個乖乖的奶奶就開始慢慢退化了:

半夜常常二十分鐘按一次服務鈴;

明明尿布是乾的,卻覺得自己小號了;

常常忘記吃飯;總覺得有人偷她的衛生紙。

她的壞脾氣也慢慢起來了。

 

 

奶奶提到兒子 滿臉驕傲

卻又心有不甘

有一天晚上,我推她去晃晃,

她指著窗戶,驕傲地告訴我,

「我兒子在那棟裡面。」

我看著窗戶,外面滿滿的高樓,

但還是敷衍她一下,「哇!好棒喔~

奶奶,我們不要晃了,回房間睡覺好嗎?」

奶奶繼續指著窗外,說:

「你看,以前我住在那邊,破爛的房子。

我老公走得早,我一個人把兒子養大,

希望他能賺大錢、住大房子。

我不斷工作、不斷工作,

讓他讀書,讓他補習,

讓他上大學,讓他上研究所。」

 

「畢業後很快地,他買了大房子,

真的好大、好漂亮,有一張很大、很舒服的椅子,

我記得他告訴我,

『媽,你不要再上班了,我養你。』

值了,一切都值了,他長大有出息了。」

「然後就是娶妻、生子,好了,

我也沒對不起老公,我們家有後了。

可是那個媳婦呀,唉,那個媳婦呀……

為什麼我養我兒子那麼大,

他什麼都聽他老婆的?

我兒子應該要聽我的呀!

沒有我的付出,有現在的他嗎?」

 

奶奶滿手的厚繭

象徵為家庭付出的勳章

老人家伸出手,滿滿的厚繭。

我一看就哭了出來,

因為那個繭和我外婆手上的一樣,

那是一種勳章,一種為家庭付出的勳章。

每當我看到外婆的厚繭,

看到外婆因為當年在田裡插苗的駝背,

我都會偷偷掉眼淚。

 

奶奶比我堅強,繼續說:

「說好送我過來後,會天天來看我,

然後每次都說自己忙,

我請護理師打回家也說賺錢重要、賺錢重要。

對,你小時候,我也是跟你說賺錢重要,

但是我賺錢,我有冷落過你嗎?

我會因為賺錢,不關心你嗎?

你說呀!你說呀!」

 

 

奶奶始終等著

忙著賺錢的兒子來看她

此時窗前只有我和奶奶兩個人,

我有一股衝動想抱著奶奶,

對她說:「阿嬤,對不起!」

但是下一秒卻聽到她說:

「還有,我房間的衛生紙是不是你偷的?

我就知道你們這種擦屎的手腳不乾淨。

你說呀!是不是你偷的?」

 

我把眼淚擦了擦,說:「奶奶,

你再不回去睡覺,我其他人都不用顧了。

不然叫你的有錢兒子請個人來看護好不好?

這樣就有人天天陪你喔。」

「好呀,我兒子很有錢,

等等我打電話給他。今天星期幾呀?

我兒子週六會來看我喔。」

我看著奶奶房間裡一直都是週五的日曆

將她的尿袋掛在我腰上,然後把她抱上床,

指著那張日曆說:

「奶奶,你先睡,你兒子明天就來。」

那時候奶奶的笑容,

到現在我還記得,

那個笑容在我外婆臉上也有看過,

就是我出第一本書的時候,

既驕傲又期待。

 

一雙雙襪子

是護理師們對奶奶的關愛

當我離職時,

找了很多和我很熟的老人家拍照,

奶奶是其中一個。

拍完之後,我指著奶奶腳上的襪子說:

「奶奶,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你看到了要想起我喔。」

奶奶卻回我,「胡說,這是我兒子送的。」

我不禁又流淚了。

幾週前,奶奶的最後一雙襪子破了,

護理師打給他兒子,請他送襪子來。

他兒子說:

「我很忙,不然你們幫我買,

錢我再跟你們算。」

 

我聽到就很不爽,

隔天帶了一雙襪子給奶奶,跟她說:

「奶奶,你兒子給你的喔,漂不漂亮?

他沒時間拿,請我幫忙拿給你。」

奶奶笑得很開心,

等到我把那雙襪子放到她的櫃子裡時,

發現她多出很多襪子。

一開始我還很高興,

以為說不定是兒子真的來看她了,

卻聽到後面八卦學姊的笑聲,

「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關心奶奶嗎?」

怪不得常常有人說,

做長照的人是做功德的,

果然每一個都有一顆這樣的心。

 

 

奶奶離世 為她上香的

是毫無血緣的護理師

我到殯儀館之後,

有一個很壞、很壞的習慣,

三不五時用電腦查一下

以前很熟悉的爺爺、奶奶的名字。

這樣做,在一般人眼中很不吉利,

但我是希望在他們走之後,

還能幫他們上個香、換個水,

無償都沒關係,因為我很在乎他們。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

我的名單也一天一天少,

然後這天還是到來了。

奶奶走了。

但我不是一送來就知道,

而是某天我突然想起她、

想起那雙襪子,就查了一下她的名字。

查到的時候,我心裡很沉重,

希望不是她,她應該長命百歲地活著。

但也希望是她,早點走了吧,

不要再等那個永遠不會來的兒子。

 

那天,我進了冰庫,

朝那個櫃號拜一拜,心想著:

不管是不是,之後我會連續三天來燒香的,

希望不要介意我的不禮貌。

把屍袋打開後,我笑了,

開懷大笑,笑到眼淚都出來了。

「奶奶,你過得不錯喔,還變胖了呢!」

 

比句點更悲傷

 

兒子的記憶裡

沒有晚年的母親

奶奶的喪禮很簡單,一個禮拜解決,

而有錢的兒子只有在第一天來過。

我看了一下電腦,

發現奶奶連死後誦經都沒有,直接就是訂禮廳。

出殯的前一天,奶奶化完妝之後,精神許多。

要放入棺木一起燒的一般都是新衣服,

我看了看,哀,居然還有我送給她的襪子。

當她的遺體被推去禮廳的時候,

我看著禮廳正中間那個大大的人形看板,

那是奶奶年輕的時候,

一個勇敢、堅毅的婦女,莊重嚴肅。

或許那是她兒子對她最後、最好的印象。

我打開手機,看著那個跟我合照、比著ya的老人,

很想把照片洗出來,放在她靈前。

「這是她最無助、

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看過嗎?」

 

賺錢重要還是陪伴重要?

很多時候,我們總以為來日方長,

可一不小心,就是再也不見

偶爾,也給自己一點喘息的空間,

多花時間與心思陪陪家人吧!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
作者:大師兄、出版社:寶瓶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 編輯 / Ann)
(圖/shutterstock)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