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如果明天,真爆發了「社區感染」該怎麼辦? 醫師:比起怕這個病,我們更該怕的 是這4件事 拿「舊瓶」裝漂白水有危險! 醫師急曝4原則:真的會出事,千萬別鐵齒!

「他聽見了我的訴求,願意重視原鄉醫療不均」 急診女醫 田知學:陳時中讓醫護人員感到踏實!

2月 2020年17
收藏

陳時中

 

編聊邊看,

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疫情爆發前,

陳時中部長上任後的作為,

就已讓原鄉的醫護人員讚譽有加。

他理解陳年的問題、承認制度的錯誤,

並且落實改進的方法,

原鄉急診的女醫生田知學與他共事過後:

部長讓我們感到踏實!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陳時中與別人不一樣

2018 年,我被任命為

『衛福部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

第一次的開會,是在衛福部的大型圓桌會議。

那應該是我第一次參與最嚴肅的開會,

連發言的方式都很嚴謹。

 

大家都是:『部長、司長……好,

我是XXX,這是我第一次發言。』。

 

一開始,是抱著

可以為原住民健康做事的期待參與;

但後來發現,在某種程度上,

委員們的工作比較像是『背書性質』。

那些原住民健康十大計劃,

他們早就制訂好了;

而且很多的計劃又是跨部會的。

這計劃當初怎麼訂定的,我們已經無法改變。

是就接受現實形式上去開會?

還是其實自己還可以做什麼?

會議中這個念頭一直在我心中打轉。

 

到了大家自由發言時,發現時間根本不夠,

其他委員們應該跟我有類似的感受,

有很多對十大計劃的不解

與更多有建設性的建議。

最後,部長表達強烈的誠懇,計劃雖然不完美,

但是至少先開始往前踏出去,

並承諾願意接受意見與改變。

 

會後,部長要求和每一位委員握手。

之前與會過的所有人員都說

這是第一次有部長如此重視原鄉醫療不均等。

 

 

『啊!他就是那位上任之後說

『醫療是服務業』的部長啊!』

當他握我的手的時候,心中突然想起來。

為此,我還寫了幾篇篇社論。

如果部長跟我們在急診上一天班,

應該會收回這句話的。

會後,將自己一直在推廣的

『人人都會 CPR+處處都有 AED』銜接上來,

發現衛福部是有預算

可以讓更多原住民部落建置 AED 的。

所以,我繼續推廣,

教原鄉在地醫療院所如何跟衛生局申請,

同時在中央監督申請流程的流暢度。

第一次參加全國原住民健康大會,

兩天一夜的花蓮之行。

部長全程參與,

我當然藉機當這部長的面前提出許多訴求,

也得到熱烈的回應。

 

兩天一夜的晚宴,

部長上台高歌一曲『往事就是我的安慰』,

用他滄桑充滿情感歌聲

融入天生就會唱歌的全國原住民健康工作者當中,

他的酒量與酒品也是好得可以直接住進部落了。

 

那天稍晚,

台灣原住民醫學學會也要開會員大會。

我們幾個原住民醫師,

上台獻唱『愛你一萬年』之後,

跟大家道歉要提早離開。

 

台灣原住民醫學學會非常小,人數也不多,

我們就在飯店旁邊的一個小咖啡廳開會。

開到一半,部長突然出現,帶著幾位長官,

直接參加原醫會的會議。

大家都很感動!有很多話想說、想討論,

我們延續到在地人才知道的「一往情深」卡拉 OK,

一直到凌晨一點多才離開。

 

回到飯店,我趕緊打開電腦,

把剛才從咖啡店到一往情深

部長和大家所討論的重點整理,

睡幾個小時之後,又要開始我的質詢。

滿身的卡拉 OK 菸酒味,

就等睡醒了再洗澡吧!

 

 

一大早,

部長早已經坐在大會議室中間了。

不會吧?還是昨天的白襯衫、黑西裝褲?

後來發現,部長的基本服裝

就是白襯衫、黑西裝褲、黑西裝外套、黑皮鞋。

部長一點倦容也沒有,

與會當中也敞開心胸、接受建言。

我也在當中質詢原鄉申請 AED 程序繁瑣,

部長馬上予以回應,也很快的在會後幾個月,

我第一個去的南投縣信義鄉有了 13 台 AED

這一切都不在十大計劃裡面。

 

擔任衛福部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之後,

也加入原住民醫學學會,

更成為原住民醫學學會的理事,

這當中學到很多,也發現:

或許不可能一次做出什麼大改變,

但是可以慢慢地找到可以發揮和努力的空間。

 

除了推廣 AED,我也大膽地假設:

心臟專科如此強大的振興醫院,

可和衛福部連結去做離島的心臟遠距。

院長,就是知名的心臟外科權威魏崢醫師,

副院長,也是知名的心臟內科權威殷偉賢醫師都大力支持,

我就開始主動聯繫衛福部。

在一次的會議中,一拍即合。

之後醫院的心臟遠距醫療中心、衛福部、蘭嶼島,

三方多次會談之後,就成立了。

 

2019 年十月的在屏東的全國原住民健康大會,

以『智慧原鄉』為主題,

第一個報告的就是我醫院的蘭嶼心臟遠距醫療。

我被指定為回應人。而這也不在十大計劃裡面。

這次我更大膽了。

原本總統會來的,即使總統沒到部長一定會在場,

我們還有很多的訴求和聲音是沒有被聽見的。

 

這是一個很珍貴的機會,

讓我們的聲音可以被聽見。

 

 

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會

就像一台已經發動的公車...

在振興醫院心臟遠距醫療中心主任

報告完蘭嶼經驗之後,換我上台了。

當然,一開始一定要驕傲地介紹振興醫院,

也希望雖然位於繁華的台北城,

原鄉的同胞們也可以享有台灣第一品牌的心臟醫療照顧,

這不是能不能做的問題,而是想不想做的問題。

『接下來,我想藉著這個機會分享一下

這陣子當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的心情。』

投影片放著

『原鄉不平等改善策略行動計劃』的標語和圖樣。

 

『剛開始參加,

真的是帶著期待和能為族人健康努力的心情,

結果加入了,很多委員的心情一定跟我一樣,

發現:這像是一台已經發動的公車。

計劃是什麼、該怎麼執行、人事預算要怎麼運用……

都已經決定好了,

我們像這張照片上的人一樣,

一直追著公車跑。

該做什麼,該怎麼做都已經決定好了,

我們像是背書一樣地存在著。

當然,這時十大計劃還是有它非常好的地方,

再來,至少先做,再求改進,

也是一種方式,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我就在想,我還可以做什麼?』

 

 

700個原民部落 600 個沒有 AED

我從台上直視部長:

『部長上次開會曾提到:

有去過三百多個偏鄉。

那麼現在我正在做的一步一腳印,

原鄉推廣 AED 和 CPR,

很有可能會超過部長。

因為,七百多個原住民部落,

還有六百多個沒有 AED。

在今年終於有了一點點小成就,

要特別感謝部長和醫事司的幫忙,

現在信義鄉十三個部落都已經建置好 AED 了,

我還會繼續努力,可能會超過部長喔!』

我帶著大家看我在偏鄉推廣的照片。

 

『其實,我做這些看起來非常偉大,

都要歸功於我的明星光環。』

牆上放著數不清的我的上電視的照片。

『可是有一群人』

原住民醫學會的大大的 LOGO 出現在牆上,

接著一張張默默在原鄉服務的醫師的照片慢慢地堆疊著。

『他們才是真正偉大、默默付出,

他們做的早已經遠遠超過我所做的。

我總是以『因為我先生和小孩喜歡城市生活』來當理由,

可是你知道嗎?

當一個已經訓練完整的醫師,準備闖江湖的醫師,

讓他下鄉,就像把一個武功高強的大俠給廢了。

我們的康理事長,原本前途一片光芒的外科醫師,

現在在山上,最多開個脂肪瘤。』

 

『支持他們繼續下去的理由是什麼?』

『如果要問誰最了解原鄉健康問題,

除了他們,你還可以找誰?』

『這個十大健康計劃,

一直被詬病的就是沒有『文化敏感度』。

我很難過,也很遺憾,當初在訂定計劃的時候,

居然沒有一個原住民相關專業人員參與。』

 

 

『部長!你都找我們當委員,

為什麼不讓我們實質地參與!』

我誠心地張開手掌、伸出手臂,

指向部長:『部長!我們一起好不好?』

再把手放到胸口:

「部長!我們一起!我們一起!我們一起!」。

接著,向大家介紹默默無聞的『原住民醫學學會』,

也歡迎大家加入。並跟大家預告,

當晚晚宴之後會有原住民醫學學會的開會。

 

當天晚宴,

部長一開始就重複了我的訴求。

他是聽進去了!而且他承諾會改變!

我忍不住站起來大聲喊:『部長!我愛你!』

 

在歡樂聲中,大家又唱又跳又舉杯。

那天,部長沒有唱『往事就是我的安慰』,

他唱了『母親的名字叫台灣』。

他深情地唱,台上台下遊走著。

 

我強烈地感受到他對台灣的愛!

他是多麼用心地去唱這首歌!

第一次我認真地聆聽這首歌詞!

 

 

依照慣例,我們稍晚開始

原住民醫學學會的開會。

部長也一樣白襯衫加黑西裝褲突然出現。

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句地跟部長討論、提問。

 

我閉上眼,開始說著自己的故事:

輪到我了。我閉上眼思考了一下。

『部長,我小的時候轉到城市國小讀書,

就住在修女為原民孩子辦的收容中心。

開學的第一天,學校廣播:

『山地同學,山地同學,請到某某教室集合。』,

我開心地走向那個教室,

以為可能有獎學金可以申請或是鼓勵之類。

一進去,卻發現氣氛不太對,

站在台上是眼神兇狠的訓導主任。

當大家坐滿之後,訓導主任說話了:

『你們爸爸媽媽辛苦送你們出來讀書,

到了都市就要好好珍惜讀書的機會!

不要給我抽煙、打架鬧事!女生不要給我亂懷孕!……

出事了被我知道,一定給你們應有的懲罰,

現在,全校的山地生都由我來直接管理!知道嗎?』

 

『我當時很驚訝!

一個這麼大的、看似平等的城市學校,

還是要把原住民學生另外管理。

部長,不好意思!但這不就是『殖民文化』嗎?

而原住民的健康不均等的處理,

也差不多是這個狀況?

表面上要讓我們和全民的健康平等,

但一切都由你們來決定我們該解決的問題?

決定該如何解決?』

 

部長低頭一會兒,抬起頭說:

『從以前到現在,

我們一直霸凌原住民太自然到,

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在霸凌……』。

 

部長的回應,讓我驚訝。

心中想起,小英剛上台之後,

對原住民的道歉文……。

接著,大家更踴躍繼續討論

未來該如何解決和改進……。

 

 

「原住民才是台灣最早的主人」

2020 急診醫學會的聯合忘年會,

部長有來參加,就在我唱完歌之後,

他突然有感而發,拿起麥克風說話: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下台。

今天看到田知學醫師在這邊,

我想到我們一起共同努力的

台灣原住民健康不均等,

還有很多很多需要努力改進的空間……,

原住民才是台灣最早的主人,

可是他們卻處於弱勢的、健康不均等的狀態……,

我們需要一起努力!…….』。

 

部長一直說,我忍不住一陣鼻酸,感動。

之後,我說:

『部長!我代表全國的原住民給您一個擁抱!

我們一起繼續努力!』。

 

那晚,一樣穿著白襯衫和黑西裝褲的部長

沒有唱歌,因為母喪。

很快地,台灣進入新冠狀病毒的防疫,

除了白襯衫和黑西裝褲,

部長每天穿著團隊背心坐鎮指揮。

 

已經算是跟部長『共事過』的我,

現在在急診第一線做防疫把關,

因為有這麼棒的指揮官,

心中覺得踏實、有信心!

即便在這個時候,比較遙遠的原鄉防疫的工作,

衛福部也沒有輕忽。

 

部長是大家的防疫情人!

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下嗎!?

部長辛苦了!謝謝你!

 

本文授權自 布農Doc 田知學,原文刊載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侵權。 ( 責任編輯 / ㄆㄆ )

( 圖片來源 / 田知學醫師臉書 )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