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憂鬱症,最痛恨聽到別人說:你就是「想太多」才會憂鬱,結束生命又不能解決問題... 捷運站、百貨公司隨處可見,AED 關鍵時刻能救命!醫:「叫叫壓電」4字訣不可不知!(附影片教學

「27 歲那年,我中風了...」 歷經開腦手術、手腳癱瘓,才知道世上有比「重新站起來」更困難的事

12月 2019年3
收藏

 

「記得 2015 年,我跟媽媽、弟弟

一起要看相聲瓦舍的<橘子紅了>,

我們排隊買滷味要先墊墊肚子時,

突然間,我覺得我的腦袋裡好像有東西在『爆炸』。

我跟媽媽說:『我的頭怪怪的』......

接下來,我便倒在路邊了,

所有的記憶,都是後來家人跟我說的。」

 

27 歲的小蘋,一個愛笑的女孩,

在親友的眼裡,天真爛漫、聰明好學。

可是她中風了,

歷經了開腦手術、手腳癱瘓,

這絕對不是一句「你要加油」

就能輕鬆帶過的事。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告訴我,我只是在一場

醒不來的惡夢裡

「我一定是在做惡夢吧!

所以才會手腳不能動彈。

我告訴自己:醒來啊!醒來啊!

可是就是醒不來。

一定是哪邊搞錯了吧?

為什麼在大陸經商的爸爸會在我旁邊了,

還有其他家人怎麼都圍繞著我.....

等到我身體有一點力氣時,

我不斷地敲自己、捏自己、打自己,

我不是要傷害自己,

只是要逼自己從惡夢裡醒來,

我想回到原本的生活去。」

 

小蘋描述自己的心路歷程,

其實一開始,

她是真的以為自己在做惡夢罷了!

對於其他家人,何嘗不是?

如果隔天醒來,一切都沒發生過,

只是夢而已,那該有多好啊?

 

一家人可以像過去一樣平凡的過日子;

平日認真工作,假日四處遊玩。

小蘋說,她並沒有再怨天尤人,

她根本沒機會怨天尤人,

在惡夢裡,她只是「配合演出」這場戲。

 

「可是無論我怎麼努力,

惡夢還是一直持續下去。

我的世界變得模模糊糊的,

這個惡夢很怪,我的身體沒有感覺,

可是卻聽得到大家再說話,

而且這個惡夢,也太久了......」

 


(小蘋喜歡旅遊、美食、進修,對於未來有好多計畫。)

 

1% 的中風機率

就這麼發生了

小蘋是先天性的顱內動靜脈畸形,

造成腦內高流速與高壓力血液短路,

被認為極低的發作率,

天會知道,這件事會降臨到她身上。

她發作前沒有任何的徵兆

(至少在她的記憶裡是沒有徵兆的),

她還在計畫未來的職涯發展和出國旅行,

27 歲的甜美與哀愁她都有.......


「是惡夢吧?對,一定是惡夢」

突如其來的意外,

讓她不得不走向她的「第二人生」。

 


「我的頭蓋骨還沒蓋回去前,

每次復健我都覺得很痛很痛,

無時無刻都想要放棄、不要復健了,

為什麼我要那麼痛苦呢?

為什麼我的惡夢還不醒來?

幸好,我周圍的人都沒放棄我,

一直伴我、等待我。」

 


(當時的頭蓋骨還沒放回去,一做復健就頭痛得需要熱敷止痛。)

 

小蘋的爸爸在她病發的隔天,

便放下在大陸的經商。

還有什麼比女兒更重要?

 

此後,小蘋的爸爸媽媽輪流24小時照顧她,

後來請的外籍看護阿蒂,

也像嚴師一樣督促她不能放棄,

更別提小蘋的家人們、親友們的支持與鼓勵-

「有願就有力」就像巨大的保護網,

一直將關愛照亮著她。

即使她說回憶是很模模糊糊的

她也能感覺到家人的溫暖包圍,

惡夢,是該讓它醒來的時候了

 

「在我開始真的能開口說話時,

我逐漸能認清事實,逃避不能幫助我,

只有自己能讓自己站起來。

不過,我也真的用了很多方法,

針灸、念誦(聲波)我都會嘗試,

甚至還有人指導我氣功;

每天的例行復健(一週六日),我不偷懶,

況且我還有阿蒂陪著我,

她是我的好夥伴,

會在我需要嚴格時督促我,

在我需要安慰時包容我。


我現在覺得『心念』重於一切,

我有那樣的心,也發願吃素(鍋邊素),

我會,我也要更快的好起來,

恢復以前的生活。」

小蘋的笑容回來了,

有別於過去的無憂無慮,

她的眼神多了一些成熟,

也多了一點堅毅。

有時她還會反過來安慰家人

「事情只是發生了」。

 


(小蘋的爸爸一聽到中風的消息,馬上放下在大陸的工作,一心一意照顧小蘋。)

 

給自己健康的承諾

未來要一直走下去

小蘋不違背「諾言」,

她答應要參加好友的婚禮,她今年做到了;

她答應自己要獨立,

身體的功能也持續進步,

現在已經能在不需要被攙扶的情況下,

自己走一段路。


「不管命運要告訴我些什麼,

至少我要讓自己有選擇權。」

不期待接下來有多少美夢,

至少,惡夢遠離了,

接受真實的自己,

是最重要的開始。


小蘋以為是家人的力量讓她站起來,

但家人們也認為小蘋改變了他們。

中風,絕對不是一個人的事,

而是一家人的事。當家人團結了,

患者容易戰勝自己、突破限制站起來;

當家人疏離冷漠,

對患者而言,

更是帶來許多無言的傷害。


堆滿笑意的爸爸說:

「對於一切,我只有感恩、再感恩;

感謝天讓小蘋被救回來,

也感謝小蘋,她真的很努力,

也很很正向樂觀。」

 

 

本文授權自 愛長照 ,原文刊載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侵權。

(責任編輯 / LULU)

(圖/愛長照)

 

 

【猜你還想看這些!】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