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你以為你在教孩子,其實只是在 碎碎念!心理諮商師:醒醒吧,孩子最不缺的 就是建議! 意志力養成!3招幫你戒掉壞習慣,奪回身體控制權

看著跳樓自殺的屍體,她崩潰:「那不可能是我的孩子!」一場悲劇,道出台灣社會的教育悲歌

11月 2019年12
收藏

 

作者:大師兄

 

關於小孩,老宅有一套爸爸經,

他對自己的小孩很驕傲,

不是因為孩子很聰明,

不是因為孩子很努力,

而是因為孩子很平凡。

小孩的成績沒很好,朋友沒很多,

常常休假在家做模型,

老宅也沒有逼他,不會叫他補習,

也不會告訴他要有多好的成績,

只是要他在為人處事上多學習。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不能說學歷在社會上沒用,

但是在所有人的學歷都差不多的情況下,

眼色好才比較有用。」老宅說。

這點我也滿贊同,

我從以前到現在,眼色都還不錯,

至少表面上可以做得面面俱到。

我問:「老宅,關於你兒子,

你知道他的一切嗎?」

老宅笑笑說:

「我兒子最老實了,人雖然笨,

但是不會做壞事。

我也知道他是什麼鳥,

所以沒有逼他要用功,要上進。

我的兒子,我最了解了。」

 

一位學生跳樓

學校幾乎所有老師都來了

聊到一半,

來了一位男士說要等待驗屍,

這很稀鬆平常,我就問他:

「請問往生者是哪位?您是他的?」

那個先生說:

「往生者是××,我是他的體育老師。」

這就奇了,老師當關係人的不常見,

但是我想想有可能是發現人之類的,

就請他先去家屬休息室休息。

我們的冰庫裡面有個家屬休息室,

主要是要讓前來驗屍的家屬有個可以休息的地方,

當然,房東和發現者也會在這邊休息。

不久,來了一個自稱班導的,

接著來了輔導主任、數學老師……

我心想:這傢伙是什麼來頭?

學校認識他的老師幾乎都來了。

究竟是怎麼樣的學生呢?

 

這時,老司機出現了,

他們先來把往生者移出來退冰。

我問:「這個是怎麼回事?」

老司機說:「等等打開,你就知道了。」

屍袋一開,四肢不規則地攤著,

一個年輕男孩躺在那裡,

似乎是臉著地或是掉落時,

臉有碰撞到,整顆頭幾乎全爛。

背後有刺青,

手上看得出有滿多割腕的痕跡,

也有一個一個小孔。

老司機在旁補充,

「好慘,從十五樓跳下來。

學校老師都來了,好像是重考生,

不過之前的高中老師來看,

也是很神奇。」

 

 

媽媽直呼自己的孩子

不可能做這種事

我聽了心裡想著,應該是好學生吧。

果然,一群老師在說:

「怎麼可能?

在高中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呀!」

「陳老師的小孩一直都很乖,

不可能這樣呀,聽說昨天住處還有……」

七嘴八舌之下,

他們口中的「陳老師」來了。

陳老師看起來很憔悴,一臉哀傷,

感覺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很大。

她默默地靠在牆壁上,

似乎在想,為什麼老天爺

要把一個單親媽媽的孩子這樣帶走。

 

老司機在旁邊搖搖頭,

偷偷在我耳邊說:

「現在好多了。

昨天那一個激動喔……

看到孩子在血泊之中,

衝過去想要抱他,還好我們攔得快。

但是帶她去打開白布的時候,她還是暈倒。

起來之後,帶她去小孩的住處,

看到桌上的K菸、吸食器,

連針孔都有,她好像崩潰了,

一直說不可能、不可能。

也不知道她是說不可能是她孩子,

還是她孩子不可能做這些事情。」

 

唉……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里長也很感慨,

「我昨天說要幫她找葬儀社,

她堅決不要,到現在她還不相信那是她兒子。

這個老師呀,老公很早就死了,

留下不少東西。

兒子的成績好像不錯,

聽說是高中考大學的時候狀況不好,

所以要重考,

住在其中一間她老公留下來的房子,

誰知道就這樣跳下來了,唉!」

聽到這邊,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

 

就連自己孩子刺青、吸毒

她都完全不知情

驗屍的時候,

媽媽進去,仔仔細細看著孩子,

突然大叫:「錯了錯了,

這不是我家的小孩,

我家小孩沒有刺青呀!

哈哈哈!這不是我的小孩呀!」

那個尖叫,那個笑,

彷彿是一個人用盡全力

喊出來滿懷著希望的叫聲。

 

她開開心心地跑出來,

跟剛剛靠近牆壁的她

似乎是兩個平行世界的人。

鑑識小組要她回去,

看看往生者手上的錶、身上的衣服、

腳上的鞋子和背上的胎記,

是不是她兒子的,

但陳老師只是抓狂地說:

「不可能,我兒子身上沒有刺青,

一開始就錯了,他不是我兒子,

我幹麼要看?讓我回家!

我要繼續找我兒子!

我一定要投訴你們,亂七八糟,

看到有證件就說是我兒子,

我兒子沒刺青我知道的,

他才沒有吸毒,他才沒認識壞朋友……」

 

說到這邊,

每個「我不相信我兒子交到壞朋友」的壞朋友來了。

壞朋友長得真的是壞朋友的樣子。

一開始問說警察幹麼叫他們來,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警察說:「昨天就看了監視器,

你們從他家門口走出來,

怎麼會不知道?」

 

壞朋友的其中一個不知道是頭壞掉、忘了吃藥,

還是昨天吃的藥還沒退,

直接對警察說:

「啊就他吃多了自己要跳,怪我們?」

旁邊的陳老師一聽,

本來要衝過去一個拳頭給他,

被警察攔了下來。

 

 

連其他老師都觀察到異樣

身為老師兼媽媽卻沒察覺

陳老師又說:

「胡說!那個不是我兒子,

我兒子他沒有刺青!」

旁邊同校的體育老師說了:

「陳老師,他手上的刺青很早就有了,

體育課的時候他穿吊嘎都看得到。」

陳老師一呆:

「胡說,我怎麼不知道?你胡說。」

體育老師尷尬地說:

「我以為你知道。」

陳老師沉默了,呆站在旁邊。

 

後來檢察官問亡者什麼時候開始用毒,

壞朋友們都說:

「高二就開始了。」

陳老師沒力地不斷重複著:

「胡說,你們胡說……」

旁邊的班導也跟著說:

「對呀,他高二後就有點怪怪的。」

陳老師又接著說:

「為什麼你們都沒告訴我?」

班導也是很尷尬:

「我想你是老師,又是家長,

我以為你知道。」

陳老師似乎放棄了,

只是呆呆地往冰庫看。

「原來她的小孩,

她自己都不知道呀。」

似乎是有人說出這樣的話,

或者似乎是大家心中的聲音。

總之,此時此刻,我們都這麼想。

 

驗屍結束後,

陳老師進去再看一次兒子。

「為什麼,為什麼你都不告訴我?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不救你?

是他們殺死了你,是他們害了你,

為什麼大家都不願意幫你?為什麼呀……」

 

你對你的兒子懂多少?

看著陳老師離開的背影,

我不禁在想:

在殯儀館工作的好處,

說不定就是看看別人發生的事,

再來思考一下自己。

有時候很多祕密,

生前總是沒人知道,

死後爆發出來再大吃一驚,

讓至親直呼不可能。

我轉頭再問問老宅:「你對你兒子懂多少?」

老宅沉默不語。

 

看更多好書試讀,拉近你與孩子的距離: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

作者: 大師兄  / 出版社:寶瓶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