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離過婚的人 就不能談戀愛嗎?呂秋遠:離婚不是罪,請先了解對方的「前任」! 遭同業圍毆、車子被開十多槍、員工嚇到跑光光...台灣殯儀霸主:比起鬼,我更怕 這兩個字!

「我只是想知道,射殺祖母是什麼感覺...」冷血的罪犯是 天生的,還是後天造成?

9月 2017年8
收藏

.                                                                                                                                                          

作者:約翰‧道格拉斯、馬克‧歐爾薛克   

 

罪犯是生來如此的,

還是後天造成的?

雖然這是個老掉牙的問題,

還沒有定論,也許永遠也不會有,

但在實際接觸重刑犯後,

也許可以多瞭解些什麼。

 

我們決定要找的

第一個重刑犯是艾德.肯培。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僅 15歲的少年,射殺了祖父母...

一九六三年八月的一個下午,

艾德.肯培用一把點二二的來福槍射殺了祖母,

還用一把廚房的菜刀戳刺祖母的屍體。

祖母生前不讓艾德跟祖父到田裡,

堅持要他留在家裡幫忙做家事。

 

他知道祖父不會原諒他犯下的滔天大罪,

於是當老人回家的時候,

艾德也把他給射殺了,還把屍體留在院子裡。

後來警察問他的時候,他聳聳肩,回答:

「我只是想知道

射殺祖母是什麼感覺。」

 

已經成年的他,

開始他的「屠殺」人生

一九六九年,

當二十一歲的艾德獲釋後交由母親監護。

此時艾德已是身高兩百零五公分、

體重一百三十五公斤的高大男子。

有兩年的時間,艾德開車在街上、

高速公路上巡行,趁機搭載年輕的女性。

 

一九七二年五月七日,

他將兩名佛雷斯諾州立學院的女生

載往偏僻的地方刺死,

然後把兩具屍體載回母親的住處,

用拍立得拍下照片,將之肢解,

還把一些器官拿出來玩弄,

之後把剩下的殘驅裝在塑膠袋裡,

埋在聖塔克魯茲的山區,

而頭顱則拋棄在路旁的深谷中。

 

九月十四日,

艾德又載了十五歲的高中女生,

把她悶死,並對屍體施暴,然後載回家肢解。

 

順利騙過 精神醫生

通過 心理健康檢查

第二天早上,艾德開車到精神醫師處

進行心理健康狀況的定期檢查,

而柯的頭顱

就放在艾德的後車廂裡。

不過面談進行得十分順利,

精神醫師表示,

他對於自己或他人都不再是個威脅,

建議將紀錄彌封。

 

到這個時候,

「大學女生殺手」的恐懼籠罩了聖塔克魯茲。

年輕的女性受到警告,不要搭陌生人的車,

尤其是不要在校園安全範圍以外的地區。

不過艾德的母親在學校裡工作,

所以他的車貼有學校的通行證。

 

 

多年的不滿

讓他也下手 殺了母親...

他殺人的衝動以驚人的速率上升,

即使以他的標準來看也是如此。

他想過要射殺整條街的每一個人,

但最後還是打消念頭。

他有更好的主意—

他發現自己一直想要這麼做:

在復活節的周末,

當他母親還在睡覺的時候,

艾德進到她的房間,

用槌子不斷攻擊她,直到斷氣為止。

然後砍下她的頭,強暴那具無頭的屍體。

最後,他切下她的喉嚨,丟進垃圾處理機。

 

「這好像蠻恰當的,」

他後來告訴警方:

「因為她在過去的這麼多年來

一直對我又吼又叫。」

然後,他打電話給母親的朋友,

邀她來吃一頓「驚喜」的晚餐。

她來的時候,艾德以棍棒擊打她,

把她勒死,割下頭,

然後把屍體放在自己的床上,

而他則睡在母親的床上。

 

向警方自首 一切罪行

卻看不出懊悔

復活節的早上,他開車離去,

漫無目的地向東開。

他注意收聽廣播,期望這會成為全國要聞。

但是什麼事都沒發生。

他停在路旁,打電話給聖塔克魯茲警局,

一再試圖說服他們他說的是事實,

之後他承認了那些謀殺,

表示自己就是「大學女生殺手」,

然後耐心等候當地警察來逮捕他。

 

最終艾德以八項一級謀殺案起訴。

當被問及該受什麼樣的懲罰,

他回答:「折磨至死。」

首次見到艾德時,

他的態度既不狂妄傲慢,

也看不出有懊悔之心。

 

他是個聰明的傢伙,

他很冷靜,講話聲音柔和,

善於分析事理而有點漠然。

事實上,在進行訪談的時候,

常常很難打斷他來問問題。

他唯一會流淚的時候

是回想起母親對待他的方式。

 

母親對待他 如犯人一般

他開始埋下殺意...

艾德告訴我們,

他從很小就長得像父親,使得母親厭恨不已。

體型在艾德十歲時成為問題;

母親擔心他會欺負妹妹蘇珊,

所以就讓他睡在沒有窗的地下室裡,旁邊就是火爐,

每晚就寢時母親會當著艾德的面

關上地下室的門,她自己和蘇珊則上樓睡覺。

 

他沒做錯事,卻像個囚犯一樣被關在地下室裡,

心裡覺得骯髒而危險,

他的敵意和想殺人的念頭就開始滋長。

後來他就把家裡的兩隻貓殺掉,

其中一隻用小刀切斷四肢,另一隻用大刀。

然後我們了解到,

孩提時期虐待動物的特徵是

所謂「殺人三部曲」的重要基石,

這些源頭也包括超過正常年齡的尿床和玩火。

 

 

一切的行為

或許只為 擺脫母親的陰影

艾德最大的幻想

是擺脫那宰制而虐待他的母親,

而他的殺戮行為都可以放在這個脈絡之下來分析。

請不要誤會,我絕非為他的作為開脫。

我的背景和經驗告訴我:

人要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但是以我之見,

有些人生來並不是連續殺人犯,

而是後天造成的,

而艾德.肯培就是一個例子。

 

如果他有更穩定而有教養的家庭生活,

他還會不會有同樣的謀殺幻想?誰又知道呢?

但是,如果他對於生活中

支配性強的女性超乎想像的怨恨,

那麼他會不會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她們?

我不這麼認為—

因為艾德成為兇手的整個過程,

可以視之為他嘗試對付他親愛的老媽的過程。

當他走到最後一步的時候,整齣戲就落幕了。

 

冷血殺人 令人可恨,

個性卻 相當討喜...

在後來的幾年裡,

我們又和艾德做了幾次長談,

每一次都提供了許多資料,

每一次的細節都令人心痛。

眼前的這個男人,

冷血殺害了荳蔻年華的聰明女性。

但我要是否認我喜歡艾德,

那麼我就是不誠實。

 

他友善、開放、敏感,而且很有幽默感。

這種人怎麼能犯下這麼駭人的罪惡?

一定有什麼地方有問題,

或是有某種可以寬恕的苦衷。

如果你和他們談過,你就會這麼對自己說;

你對他們的罪行沒法得到一個全貌。

 

 

「愛」是能降低

犯罪者後天形成 的最佳方式

多年來,研究暴力犯罪及和罪犯打交道的過程中,

我從沒看過一名犯罪者

出身於良好背景、功能正常、給予支持的家庭。

我相信暴力犯罪者絕大多數都能為他們的行為負責,

他們做了選擇,因此應該面對他們的行為後果。

要說一個人才十四或十五歲,

不知道自己行為的嚴重性,簡直荒謬到家。

我的兒子傑德才八歲,

但他早已能分辨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了。

 

不過二十五年的觀察也告訴我一件事,

就是罪犯多是後天形成,而不是先天生成的。

也就是說,在罪犯的成長過程中,

給予他深切負面影響的人,

其實同時是有機會可以給他深切的正面影響的。

因此我真正相信的是:

除了更多金錢、更多警力和更多監獄以外,

我們最需要的是愛。

這不是過度簡化問題,它正是問題的核心。

 

book可能的任務】粉絲團

透過閱讀,開拓知識

透過閱讀,增加話題

透過閱讀,放鬆心靈

 

我們提供「書摘」、「讀書心得」等等

↓↓按個讚,與您一起「閱讀」更多好文章↓↓

 

本文摘自:《破案神探

作者: 約翰‧道格拉斯、馬克‧歐爾薛克  

譯者:張琰、吳家恆、劉婉俐、李惠珍

出版社: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Sally

首圖截取自:夏有喬木,雅望天堂 劇照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