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別把原生家庭的傷 當犯錯的理由! 暢銷作家:「人生別無選擇的時候,應該改變,而不是抱怨」 「看不見我的美是你瞎了眼」 蔡依林《怪美的》奪下最佳專輯, 她要告訴大家:世上沒人可以定義你的美!

「唯有接受缺陷 才能成就完美!」一名整形醫師 在病患身上看見的 人生哲學

7月 2019年3
收藏

 

羅莎莉(Rosalie)背上有一道傷疤,

她一直無法釋懷,於是來求診。

她長得算漂亮,年約三十歲,穿著普通,

頭髮有點暗褐色……

她不樂於向外人展現她的價值,對自我也不欣賞。

她原先背上有一個胎記,

她說那個胎記還不如現在這道傷疤那麼困擾她。

她找了一位整型醫師幫忙去除胎記,

沒想到留下略長的傷疤;

她又做了一次整型想彌補,

沒想到結果更糟糕──傷疤比先前那道更長。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騷擾整形醫師

也不會讓疤痕消失

她想要清除傷疤。

我幫她檢查一下,

發覺傷疤雖然肉眼可見但很細,

其實沒什麼人會注意到。

我自己的左右手肘也有傷疤,

是練體操時意外留下的,

我沒把它放在心上,也從來沒人問過我原由。

我向羅莎莉解釋自己什麼也幫不了,

鑑於她已經看了好幾位整型外科醫師,

我又補充:「任何外科醫師都沒辦法再補救。」

事實就是這樣。她背上有傷疤,

而這道傷疤會變淡(特別是她不再動手術的話),

但永遠不會完全消失或縮短。

她非常不能接受這種結果,

氣到眼淚就要奪眶而出。

她跟我解釋,

當初沒有人事先告訴她會有這麼大的傷疤,

如果早點知道的話,她寧願保留胎記。

她認為自己是因為未被

充分告知以致蒙受損害,於是要求補救。

我能理解這種心情,

但我一樣無能為力。

我再次向她說明。

她面露遺憾的看著我,

有點不肯善罷干休的意思。

起初我在考慮不要收她的看診費好了,

算是對於沒辦法幫到她表示歉意,

可羅莎莉氣炸了,

一直不肯離開我的辦公室,

非要我找到解決辦法,

讓我遲遲無法結束這次看診……

45分鐘後,我終於把她請出去,

並要求她支付看診費。

幾個小時後,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

「醫師您好。傷疤是一輩子都會那麼長嗎?

我覺得它太長了,居然足足有12公分!

12公分耶!這真的一輩子都看得見嗎?

真的沒有辦法?謝謝您的回覆。」

我回覆她:「是的,傷疤一輩子都在,

但不會永遠都被看到,

因為疤痕在您的背上,

而您大部分時間都會穿著衣服。」

「那當然,不過我們不能縮短它的長度嗎?

為什麼啊?真的確定?」

「是的。」

等到門診結束,

我才知道她發了好幾封電子郵件給我的祕書,

並且試圖打電話找我們,

同時也騷擾了其他幾位整型醫師。

 

 

病患想做整型手術

前提是必須「心態健康」

3天後,我收到了一張傷疤的相片,

附記一段令人心碎的話,

是她用強調性的粗體字寫的:

傷疤一輩子都這麼長嗎?

顯然這名女子活在惡夢中,

反應非常激烈。

我擔心她會因此傷害自己或整型外科醫師。

我耐著性子回覆她:

「是的。您已經看了好幾位醫師,

他們都告訴過您傷疤長度不會變短,

但會逐漸變淡,這我也跟您說明好幾次了。

您不必如此緊張,畢竟很多人都有傷疤……

您現在需要求助的對象是心理醫師,

而非整型外科醫師,

您最重要的是

接受和這個傷疤共同生活。

放心,它不會剝奪您的美麗。」

我一邊發送這些自己認為重要的話,

一邊擔心她會不會自殺……

羅莎莉現在處於妄想狀態,

但我不是心理醫師,

無法從心理部分為她治療。

我不知道她是否或如何

定期向心理分析師諮商,我也很難確認。

我每天目睹很多不公平和人生意外:

乳癌、乳房切除、擋風玻璃的碎片

覆蓋傷痕累累的臉、被火燒傷、騎自行車摔倒……

有些人只因為一次愚蠢的意外,

就得一直坐在輪椅上。

仔細想想,因為遺傳而強加在我們身上

那些難以忍受的缺陷,

和歲月流逝對我們的體型外貌

所帶來的損害,兩者並沒有太大差別。

整型醫師的工作職責是修復。

我們的手術刀不像魔術棒,

它不會抹去任何疤痕,

頂多轉換、改善,

以此協助病患和生活妥協。

 

只有接受缺陷

才能迎來完美

只有那些接受妥協、接受損失一部分、

接受放棄一部分的人,

才可能有所謂的手術成功……

無奈的是,缺陷可以修復的病患,

並非每個都願意妥協或捨棄一部分。

我們永遠無法回到過去,

去做沒發生過的事,

或是否認發生過的事。

我們能求得的最好狀況,就是和現實和平共處。

諮詢時必然會出現雙方都無能為力的情況,

一方當然是患者,而另一方是外科醫師。

自以為無所不能的外科醫師對病人並無助益。

矛盾的是,你必須接受變老的事實,

才會請人幫你做拉提手術;

必須接受變成殘障的事實,才會使用義肢。

身為整型醫師,須避免替狂躁易怒,

或是幻想擁有「理想典型」的人動手術。

仰賴整型以徹底抹去創傷者、

夢想成為「世界上最美麗女人」的少女、

拒絕接受變老這個事實的人,

還有厭惡自己身體的人……

這些都是我們該避免進行整型手術的對象。

我們當然要盡力

為病患做整型手術,

但前提是病患得心態健康。

 

 

本文摘自《整型檯上的人生》

作者: 伊莎貝拉.薩爾法提    / 出版社:大是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Lenox)

(首圖: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