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張鈞甯:「媽媽的身教,遠勝於種種言教」鄭如晴超開明教育方式,教出才貌雙全女明星! 沒讀過大學,卻有研究所學歷,現為知名旅館品牌長》張力中:人生的轉折,來自意想不到的「意外」!

被父母過度干涉的夫妻,現在都怎麼了?婚姻裡,一句「我媽說」多年感情也撐不住!

7月 2019年1
收藏

 

作者: 詹姆斯.塞克斯頓

 

把所有的婚姻和關係問題

想成是可以解決的可能很好,

前提是,雙方要能單獨

且不受干擾地因應問題。

但我發現這樣的真空很少存在。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跟一個人結婚

等於跟那個圈子的人結婚

事實上,你不只是你一個人;

我也不只是我一個人。

當你和一個人結婚,

你就是和對方那一圈子的人結婚;

而對方和你這一圈子的人結婚。

圈子實際上也不僅一圈。

所以我有許多客戶在某個時候會說這樣的話:

「我哪裡曉得她最好的朋友那麼糟糕。」

或是:「我沒有意識到

他就連做個最小的決定都要聽他哥的。」

 

我有個朋友曾說:

「我們會和我們最常互動的五個人變成平均水準。」

此話若是不假,那麼在結婚前,

你可能會想跟你男友或女友

最常互動的五人先混熟一點。

 

崔西跟藍尼決定離婚

因為家長干涉太多

我的客戶崔西

在過了劍拔弩張的五年婚姻生活後,

決定和她的先生藍尼離婚。

他們之間所以緊張

是因為雙方的父母干涉太多,

但就我所能分辨的是,

崔西的父親狄恩要負最大責任。

 

別的不說,

他的口袋很深(我的意思是很富有)。

還有一點,

他插手崔西日常生活的大小事,

分享他的意見和財務建議,

當然也總是帶著他可能

(儘管目前為止從未)

在短期內或未來不拿錢出來的威脅。

 

藍尼起初很尊重迪恩。

藍尼不是最聰明的人,

但還不至於不懂自己面對女友爸爸,

以及對方長久身為發號施令的一家之長的威嚴時,

永遠是個挑戰者。

所以當未來的岳父

挑選家庭晚餐聚會的餐廳時,

他沒有放在心上;

崔西的爸爸拿起帳單時當然也是。

直到這對幸福的愛侶去找房子,

他的新婚妻子

對她父親從車道設計到水龍頭、

門把等每件事物提供之意見的看重程度,

才讓藍尼有一點反感

(藍尼在建築業工作,

對房子懂得可不少;

迪恩則販售美妝和牙科用品,

而那並不是個能讓人對訂製衛浴設備

有特殊見解的領域。)

 

岳父干涉生活大小事

總是用錢威脅藍尼

當崔西和藍尼第二個小孩

在老大出生十五個月後來到這個世間,

藍尼很驚訝地發現,

他的岳父堅持他們一家四口

「需要更大的房子」,

而且「不用考慮」

讓藍尼在既有的房子上加蓋。

這和藍尼認為有沒有搬家的必要

沒有太大關係,他對搬不搬不是很堅持。

令他擔憂的是,

崔西的爸爸把搬家表現得像是一個既定的決定,

還有崔西連往藍尼的方向瞥一眼,

看他站在什麼樣的立場都沒有,

立刻點頭如搗蒜。

 

有句老諺語說,免費的最貴。

隨著婚姻中的緊張感攀升,

藍尼反覆地學到這個教訓。

當崔西的爸爸

堅持要藍尼擴張他的工程事業,

好讓他可以「養得起崔西和小孩」,

藍尼遲疑地同意接受岳父的無息貸款,

以便添購更多的設備。

那筆貸款接著就變成崔西和她爸的王牌,

每次藍尼膽敢質疑岳父干預他們的生活,

那張王牌就會被拿出來使用:

「爸只是為我們最大的利益考慮!

我的意思是,他借給你那麼多錢,

也沒要你付利息,

你至少該尊重他對這件事的觀點。」

 

在爸爸跟老公之間

崔西選擇了爸爸

藍尼終於忍不住對崔西說:

「聽我說,我才是你老公,

我不是要跟你們對立,

但你對我們兩個哪個更在意?

誰的意見對你更重要?」

崔西選了她老爸。

 

現在結婚

不再是家族間的事情

我不會說現今親家的涉入

(或是過度涉入)比一個世紀前更嚴重,

但我懷疑婚姻本身的改變,

是否讓這樣的舉動更被視為一個問題。

不久前,還有前面的幾個世紀,

婚姻基本上被視為家庭、宗族的結合,

而不僅是兩個個體的結合。

你不是和一個人結婚,

而是和一個家庭結婚。

皇室會和皇室聯姻,

以擴大他們的財產。

婚姻是個保存財富和土地所有權的制度。

隨著經濟和科技發展

改變了文化中許多習俗,

婚姻的概念也被「浪漫愛情」

這個想法所取代,

變成是兩個靈魂,

而不是兩個家族的結合—

再也沒有用女兒換羊這樣的事!

 

然而,不論好壞,

你不能擺脫基本的事實,

那就是當你結婚,

你是和配偶整個家庭的功能障礙結了婚。

你和她那個毒品上癮的哥哥結了婚;

你和他那個不停惹麻煩

還需要去保釋出來的瘋子妹妹結了婚;

你和不斷在電話上精神崩潰,

老要你先生去照料,

以至於打斷你們安靜夜晚的婆婆結了婚。

 

 

婚姻讓你忘記了

那位情人、知己、朋友

我替雙方調解時偶爾會跟他們說:

「你們的小孩出生時,

只有你們兩個在房間裡。」

我說這話是為了讓已經變成陌生人的他們

感覺不那麼陌生,

將他們拉回到共有的狀況之中。

這對調解很有幫助。

我也想讓雙方承認

他們一度是站在同一邊,

就他們兩個。

而少了背景裡其他一切雜音,

他們有可能把事情想得更清楚。

我知道、我知道,小孩不是背景雜音⋯⋯,

但他們其實就是。

小孩是最棒的,

只不過在許多方面與婚姻完全對立。

承認這一點沒關係。

你可以承認這一點,

同時仍愛著你的小孩。

 

婚姻把情人變成了親戚,

這是你迴避不了的事;

而小孩把情人變成和你一起撫育小孩的人。

在所有這些義務和角色之下,

你很容易就會忽略了

你的那位情人、朋友、知己。

 

對婚姻想法和感覺

應該以夫妻兩人為重

你對婚姻的想法和感覺,

還有你配偶對婚姻的想法和感覺,

應該要佔98% 的重要性。

* 應該是你們兩個

要承擔你們所做決定的成功或失敗,

其他人(除了你們的小孩)

都是極其遙遠的次要或最不重要—對,

甚至是口袋很深的老爸。

你們兩個才是這宗罪行的共犯。

 

*開玩笑,應該是99.8%才對。

 

不必多說,

你的表姊妹對你婚姻是怎麼看的並不重要。

我的許多客戶,特別是女性,

都想在離婚後不惜一切保有房子,

即使她們並不喜歡那棟房子、

或那不是一棟多麼美好的房子,

而且她們也負擔不起。

但她的表姊妹卻會在她們的耳邊叨念:

「讓小孩繼續住在那棟房子裡很重要。」

這有部分是因為

那個表姊妹她自己離婚後就是這麼做的。

 

我不是說你不應該接受任何對於關係的建議。

這出自於一個對特殊形式關係(或終止關係)

提供建議以謀取利益,

且顯然重視那些建議到足以寫下來

成為一本你現在正在看的書的人之口,

未免誇張。

我只是說,總是會有一個時間點,

你必須關閉腦中蒐集建議的門閥,

揀選自己的路,並且開始行動—

不論這會招致什麼後果。

 

你要當自己婚姻決策的主人

你必須知道還會有一個情況—

不論你究竟做了什麼選擇,

總是有人會說你選錯了。

 

 

藍尼出軌了

崔西讓他過得生不如死

崔西和藍尼的結局很慘。

他每晚都去地方酒吧坐,

一坐幾個小時,就是不想早早回家,

接著更與酒吧的斯洛維尼亞女服務生上床。

 

我不會因為他太太和岳父讓他失去男子氣概,

就覺得他的出軌合情合理、錯不在他。

那位女服務生年輕美麗,

大概對一個「擁有自己事業」且

「靠自己雙手勞動」的三十出頭男人印象深刻;

而藍尼則渴望得到某個

「認為他才是最好的人」的注意,

不必再屈居人下。

 

崔西發現藍尼的不忠後

整個失去理智。

她—自然還有她爸—運用她爸所有的資源,

讓藍尼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和我的團隊

費了很多時間追蹤藍尼的每一分營收、

每一點沒有紀錄的現金收入,

還有每一塊花在他女友身上的錢

(「這是虛擲婚姻資產

令人震驚的無恥範例,

庭上,這必須視為對我委託人的債務,

由此返回到婚姻的資產裡!」)

 

藍尼失去了一切

但得到一段新的關係

藍尼雇用了一位

同意用法律服務交換廚房改建的獨立律師。

我希望廚房改建得不錯,

那可是史上最貴的廚房。

藍尼失去了一切,

包括他的公司、

他岳父鼓勵他買的新福特F-150 卡車

(「我不能讓我的外孫坐老爺車!」),

就連他未雨綢繆設法存下的備用金也沒了。

 

幸好的是,那位女服務生還在。

他沒有失去她,

她陪著他度過整件事。

我最後聽到的消息是—他們生了個兒子,

一起住在一間租來的小型公寓裡。

藍尼和崔西的兩個孩子隔週末會來一次,

藍尼即使能力有限,

仍盡可能讓他們過得愉快。

 

七年後,崔西依然單身,

也照舊每個週日和週三

與她的父母還有手足共進家庭晚餐。

而她的爸爸

仍是決定去哪家餐廳的那個人。

 

看更多好書試讀,讓另一半更愛你:

 

本文摘自《放手前,試著再愛一次》

作者: 詹姆斯.塞克斯頓  / 譯者: 林雨蒨 / 出版社:方言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