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乾淨 是一個人最好的涵養!真正美麗的靈魂,是這樣的... 職場那些特別的生存法則

我的孩子是同志!一位媽媽 用行動告訴孩子:媽媽希望你永遠要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11月 2018年15
收藏

(圖/shutterstock)

 

作者: 徐志雲

 

這個世界崎嶇不平,但他們抓緊彼此,腳步沉穩

 

媽媽帶著他來到門診。

他目光炯炯,一身英氣,

健保卡上的身分證字號是「2」開頭,

而且,他才小學四年級。

媽媽說他從小就不像女生,

喜歡的玩具是汽車、機器人和恐龍,

剪破了好幾條裙子,

從幼兒園就爬上爬下當孩子王。

媽媽知道這是他的天性,

知道每個人的特質

不應該被男女的刻板印象局限,

但媽媽也知道,他周遭的人不一定能理解。

媽媽也想知道怎麼與他相處、

怎麼陪著他快樂長大,於是帶他來到診間。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現在的父母

願意陪著孩子面對

時代在進步,

診間看到的父母樣貌也逐漸變化,

不再是一味地否定和衝突。

我們一起討論怎麼讓他的環境更友善,

和他一起思考該怎麼應對外界的眼光,

怎麼做才能生活得更自在,

什麼時候學會妥協,

但不傷及對自己的認同與肯定。

 

很難很難,

但是媽媽願意努力,

孩子也聰慧勇敢。

這個世界崎嶇不平,

他們抓緊彼此,腳步沉穩,

但不用跟著大眾亦步亦趨。

 

女兒上國中後

因為不穿裙子被記小過

兩年多之後,

媽媽又帶他來到門診。

剛上國中,學校制服男女壁壘分明,

規定「女生」夏季制服必須穿裙子。

他抵死不從,被記了好幾次小過。

他向學校老師爭取無效,

媽媽也幫忙與校方協調,

但學務主任認為不穿裙子

「嚴重影響校譽」,拒絕任何讓步。

好在學校輔導室有一位對同志友善的老師穿針引線,

終於爭取到唯一的解方:

請他們到精神科門診開立診斷書,

證明他有「性別問題」,

才可以不用穿裙子。

 

我聽到這樣的訴求,不免啼笑皆非,

醫學診斷書

並不是用來干涉一個學生該不該穿裙子的。

我能體會輔導老師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也可以理解校方的作法

是要避免學生取得特殊權利

增加學校管理的負擔。

但跨性別的特質是與生俱來的,

並不是這個學生想要什麼特權,

他只是希望能夠好好地成為如實的自己。

 

幾經思考,決定還是開出這張診斷書,

診斷書上說明這位學生是「性別不安」,

並非疾病或問題,

請校方依《性別平等教育法》之內涵,

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

尊重及考量學生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

性別認同或性傾向,

並對因此處於不利處境之學生積極提供協助,

以改善其處境。

 

 

人生最深的創傷,

就是整個世界否定你的存在

診間不過是社會的一隅,

我們從中看到了片段的事件、

濃縮的情節、拓印之後的憂鬱。

外面世界的人生,

更是連綿不斷的驚心動魄。

人生最深的創傷、最惡毒的對待,

就是整個世界否定了你的存在,

彷彿你是怪胎,不值得被愛。

 

許許多多的同志在成長過程裡,

都曾以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差錯、

不可說的隱疾。

同學的羞辱讓自己噤聲,

師長的否定讓自己絕望,

反同團體大力運作的

「學校教育不可以提到同志」,

讓自己灰飛煙滅。

 

適齡的性教育

越早開始越好

身為一個兒童青少年精神專科醫師,

我很清楚,適齡的性教育,

就是越早開始越好,

國小前就開始絕不嫌早。

而適當的性教育內容,

必須完整地包括情感教育、

情慾教育、性別平等教育、

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的防範教育、

生殖健康教育,

還有理解不同性別、性傾向的教育,

當然也包括完整的同志教育。

這些都環環相扣、缺一不可,

就好像學習注音符號,

不可能只挑其中幾個來學,

其他假裝沒看見,

這只會讓學生目不識丁、有口難言。

 

缺乏及早開始的性別教育,

不僅會讓性少數的孩子生存艱辛,

更會讓所有孩子都暴露在不教而殺的危險之中。

 

遺憾不被遺忘,

是為了不要再讓更多人傷心

看到反對性平教育的公投在電視上、

網路上、街頭巷尾傳播,

我又無法抑止地想著,

當這些汙衊、貶低、扭曲的語言

意圖洗去非主流族群的存在時,

接收到這些訊息的兒童與青少年們,

究竟過著怎樣的日子?

 

我想起石濟雅,想起林青慧,

想起她們留下的遺言 :

『社會生存的本質就不適合我們,

每日在生活上,都覺得不容易……』

 

我想起葉永鋕 ,

想起葉媽媽陳君汝女士在高雄同志遊行時說的話:

『因為你們沒有錯,你們沒有錯……

因為我的孩子,

要不是因為我的無知,他不會死。……

我只是一個務農的農家,

站在這裡出來講話,

賺你們的眼淚,這種悲哀。

 

孩子們,你們要勇敢,

天地創造你們這樣的一個人,

一定有一道曙光讓你們去爭取人權,

要做自己、不要怕,

你們不要怕,你們要幸福要快樂。』

 

然後,我還想起楊允承 ,

這個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

在繽紛盛大的同志遊行隔天,

依然因為性別氣質,

孤孤獨獨地被逼到絕路的孩子。

楊允承在他的遺書裡寫著:

『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

卻是短暫的

一定很快就被遺忘

因為這是人性。』

 

所以我必須記得,

也要讓更多人記得,

遺憾不被遺忘,

是為了不要再讓更多人傷心。

 

 

讓孩子知道

自己值得被愛

每個成人,都從兒少時代走過,

校園中的喜怒愛樂可能是成長的重要養分,

也可能成為終生的創痛。

人不可能在無塵無垢的環境中成長,

受傷無法避免,

但在跌跌撞撞當中,

是否還能有最基本的公義?

是否還能讓每個孩子長成大人之後,

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並且,願意愛自己?

 

如果在可見的未來,

人類不分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

終將能夠得到平等的對待,

我們能不能多努力一點,

讓社會教育更加扎實,

讓大眾進步得快一些,

讓這段辛酸的時代盡快成為歷史?

 

【多些認識,少些誤解】

❖ 性別平等教育

一九八八年,婦女新知基金會

檢視中小學教科書中的性別刻板印象,

出版《兩性平等教育手冊》,

提出檢討及建議,

此後陸續出現在國民教育中

加入當代性別教育的聲浪。

一九九六年,

《教改總諮議報告書》納入落實兩性平等教育的政策建議。

一九九七年,教育部成立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

二○○○年發生的葉永鋕案,

深化也豐富了當時正在草擬的《性別平等教育法》。

二○○二年,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成立,

除辦理種子講師培訓、各級教師研習、

編寫書籍教案,

並協助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立法。

 

本文摘自《讓傷痕說話

作者: 徐志雲 / 出版社:遠流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責任編輯 / Stella)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