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根本就沒有所謂「感同身受」! 有本事的人才會 被議論!沒本事的人只會 出張嘴...記著:守住心,管住嘴!

「如果跳樓,心就不會痛了吧?」為了懷孕付出一切,卻換來死胎… 如今新生命的出現,讓她走出傷痛

10月 2018年12
收藏

 

「我每天都坐在窗邊看著14層樓高的景色,

幻想著『如果跳下去,心就再也不會痛了吧?』」

當年周怡岑為了生孩子,

不斷做試管嬰兒,卻屢屢失敗

好不容易喜獲麟兒,孩子卻沒機會長大。

多年過去了,或許是身旁有一對兒女的陪伴

提起喪子之痛,好像沒那麼愛哭了。

但當她拿出當年大兒子沒穿到的童裝溫柔撫摸,

才知道,即便時間沖淡了傷痕,

卻沖不淡她對孩子滿滿的思念。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圖片來源/周怡岑堤供)

 

試管失敗多次

終於懷孕卻是死胎

溫馨的客廳裡擺滿了小孩的玩具、作業,

還有一隻慵懶的貓悠哉地理毛。

在我們面前樂觀開朗談起過去的周怡岑

難以想像過去的她曾走不出喪子,罹患創傷症候群。

周怡岑高中時就被醫生告誡:

因為子宮有異,未來生孩子會有困難,

但她在結婚後依然對「媽媽」這個角色充滿期望。

做了兩次試管嬰兒都沒有成功,反而自然懷孕了。

喜從天降的夫妻倆,

小心呵護肚裡的寶寶,期待與他見面的那天。

在第28周時,產檢結果都很正常,

但過了一個月後,肚子裡卻什麼都沒有了。

因為感到身體不適而去了趟門診做簡易檢查,

醫生用超音波照了良久,

卻轉頭對怡岑說:「你還是去趟大醫院吧。」

然而,產檢醫生也沒有為她帶來好消息。

「周小姐,

你的孩子全身發腫,

活不過一周了。」

醫生只說聲「這就是人生」,便要周怡岑做手術流胎。

不願讓得來不易的孩子離去,她到處求診卻屢遭拒絕

終於在彰基遇到了唯一肯幫忙的醫生。

住院期間,周怡岑總是聽著連接孩子心跳的儀器入睡

「啵啵啵」的聲音,雖然讓她失眠卻能心安。

某一天,她將儀器轉小聲,

然而一覺醒來,寶寶卻聽不到心跳聲了。

孩子去了天堂,

媽媽卻掉進了地獄。

「我當時看著我媽,

嘴巴一直在動但我什麼都聽不到,

原來是我太過悲傷,幾乎要失去意識了。」

 

身為社工,卻無法輔導自己;

心有信仰,卻無法幫助自己。

孩子離開後,周怡岑把自己關在房間,

只要一出門,

看見孕婦、小孩,心中就有滿滿的怨。

她說:其實外界的「安慰」最傷人。

「你是社工耶!應該很會安慰自己呀」

「你的信仰呢?

是不是你不夠虔誠才會一直走不出來?」

「沒關係,下一個小孩會更好!」        

每一句加油都像一把刀戳著她,

更遑論那些指責的聲音有多麼刺耳了。

身為一個社工,卻無法輔導自己;

心中有著信仰,卻無法救贖自己。

她從此不再見客,

每天就是望著14樓的景色

幻想著自己一躍而下後,

是否就不再心痛。

一有這樣的念頭,

周怡岑就會吃大量的安眠藥讓自己昏睡,

或許藉著睡眠,可以逃避恐懼;

或許藉由藥物,便能一覺不醒。

這兩年的憂鬱,

讓周怡岑不願回家過年

應該說不敢回家面對親朋好友的「問候」。

「記得有一次我回家,聽到我妹妹說她懷孕了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跑進廁所吐。」

那種忌妒、羨慕、怨恨的情緒糾葛在一起,

即便想祝福,也說不出口。

從此往後,長輩安慰的台詞就變成了

「妹妹都生小孩了,什麼時候換你呀?」

當關心成為利刃,卻是只有當事人才懂得痛。

 

 

一隻貓的出現

讓受傷的心開始學會療癒

沉浸在安眠藥與跳樓的無限輪迴之中,

渾渾噩噩過了好一陣子。

周怡岑與老公提議領養一隻貓咪,

讓家裡增添久違的活力

於是兩人便在台北認養了一隻小貓,取名為「小虎」

 

(圖片來源/周怡岑堤供)

 

自從家裡多了一位成員,

她的黑白世界出現了一點彩色。

也有勇氣再去做試管嬰兒,

就算失敗了,周怡岑會擦乾眼淚對小虎說聲

「媽媽又失敗了…沒關係,

有你來陪我們就夠了!」

就這樣到了第五次的試管嬰兒,

打算失敗後就此放棄的周怡岑,居然懷孕了。

然而,醫生卻沒有說出「恭喜」,

因為她所懷的3胞胎對身體負擔有點大,

無論是否減胎,都會有流產的可能。

望子心切的怡岑配合醫院安排,

每天打針打到心悸、懷孕期間全程臥床。

最後一直到生產,3胞胎只剩2個,

而2個寶寶的體重加起來卻比正常嬰兒輕。

辛苦懷胎的結果

是看著小孩插滿管子住在保溫箱裡,

對母親來說這是一個多大的折磨,

她日夜禱告期盼不要再一次經歷傷痛。

(圖片來源/周怡岑堤供)

 

所幸,在醫生的照料下,

兩個小寶貝都順利出院。

而周怡岑費盡了千辛萬苦終於成為一位母親。

卻因長期臥床引發了

永久的後遺症-類風溼性關節炎,

讓她感慨為了當上母親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

 

(圖片來源/周怡岑堤供)

 

安慰是走進對方的內心

而不是說說話「讓自己好過」

訪談的今天,正好是當年大兒子離去的月份

周怡岑說,已經好幾年沒有在這個月份感傷了

過去只要一到6月,

便會想起那沒有緣的孩子,久久不能自己。

如今,傷痛撫平,思念長在。

經歷人生的低潮,

周怡岑更加懂得當一個社工

她說許多人在親朋好友失落時,

嘗試給予安慰,只不過出自於:

「看你難過我不說些話,我心裡會過意不去。」

而不是發自內心的認同對方,

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周怡岑被那些自以為的安慰傷得很深,

所以當她輔導那些有自殺念頭的孩子,

她會以認同感切入他們的對話,

告訴孩子:「我曾經也很想死。」

透過肯定才能進入對方的世界,

並且真正「擁抱」那一顆受傷的心。

(圖片來源/周怡岑堤供)

 

不論多日子多難熬

都要相信有人在「愛著我」

每一個人的一生中,多少都會遇到難關

有些人敞開心胸,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有些人卻關起心房,把自己鎖在傷痛裡。

外界的加油聲,有時對憂鬱的人來說

會有一種不得不站起來的壓力,

還會責怪自己無法達成他人期望,以致於越陷越深。

所以當用盡全力,

依然爬不出悲傷的泥沼時

就放縱自己多停留一會吧。

人要學會接納自己有悲傷的權利,

只要相信

「不論日子多困難,

一定會有人愛著我」

永遠都要堅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等受夠了悲傷就用力把他甩了,

這時的你,就已經擁有足夠的堅強重新站起來,

相信人生,絕對會有出路。

 

 

(圖片來源/CMONEY影音組)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