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當「好人」,要付出多少代價?總是一味順從、犧牲,只會 毀了自己的未來! 這世上,根本就沒有所謂「感同身受」!

你不懂別人的生活,請別輕易批評或瞧不起。(深度好文)

(圖/shutterstock)

 

 

 

每次我搭計程車時,

都忍不住緊張地想:

「拜託,希望這次讓我遇到好司機吧。」

因為我爸開公車開了二十年以上,

所以我知道開車是多麼累人的事,

但這並不表示我內心的壓力就會因此變少。

我雖然盡可能理解、包容,

但每次搭計程車還是有相當高的機率

會遇到不好的司機,

讓我很難控制自己怦怦狂跳的心。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分享不愉快的計程車經驗

才發現男生很少遇到

原本是為了更方便才搭車,

最後卻用不愉快的心情付錢下車。

不論是哪一種不親切的司機,

都不是很好應付,

例如老是愛爭論政治話題的人、

說話語氣總像在發怒的人、

開車方式很莽撞的人,

或是一直逼問私事的人等等。

 

我累積了許多不愉快的搭車經驗,

並時常與人們分享搭計程車的回憶。

女生們大部分都深有同感,

表示自己搭計程車時也曾有過不好的回憶。

有趣的是和男生分享的時候,

大部分男生都說

他們搭計程車時幾乎沒有不愉快的經驗,

真的很不可思議。

例如:「搭計程車有什麼好不愉快的?」

(太多了無法一一列舉啊)

「一般不都是搭上去之後跟他說目的地,

然後就睡著了嗎?」

(女生一個人搭計程車的時候才不會睡覺呢,

尤其是晚上)。

 

對我弟弟來說

世界上每個人都很親切

說到這裡,

不禁要提到我弟似乎有一種能力,

可以治療人們的憤怒調節障礙。

這不是指他能夠醫治人,

而是多虧了他身高一百八十公分、

體重一百公斤的健壯體格,

又因為打從慶尚道出身,

說話的語氣有點生硬,

所以即使他只是好奇發問,

也會換來別人懇切的道歉。

基本上,像這樣的人

會覺得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很親切,

就連我偶爾跟他聊天的時候,

也都會懷疑我們是不是住在同一個國家。

 

比方說,跟我弟聊過之後,

我才發現每個人的計程車經驗竟然如此不同,

令我大吃一驚。

聽了大家的說法,

我發現坐計程車時

沒有不好經驗的人大致上分成兩種反應,

一種是會靜靜聽你說的人,

例如:「我是沒發生過,原來也會發生那種事啊。」

另一種人則會說:

「哎呀,怎麼可能。是你太敏感了吧」、

「你怎麼都會遇到這種怪人,

到底哪裡有這種人?」讓我無言以對。

 

 

去英國時遇到很多身障人士

我便以為英國身障人士很多

我腦海裡靜靜浮現出一幅景象,

是我生平第一次出國旅行時的回憶。

在我大學時,第一次去英國住了將近一個月,

那時我發現了一個神奇的景象,

那就是不論坐公車、搭地鐵、

走在路上或在咖啡廳裡喝茶的時候,

都會常常遇到身障人士。

由於在韓國不會那麼常看到坐輪椅或者拄枴杖的人,

所以一開始我想:

「英國好像有很多身障人士耶?

韓國就沒有那麼多......」

但事實上,

並不是英國有很多身障人士,

而是韓國的身障人士連出個家門都很不容易,

然而等我知道這個真相,

卻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關於「性別平權」

也每個人的反應都不同

性別平權是最近韓國最重大的社會議題。

由於一九九○年代後出生的女性不同於之前的世代,

從小就接受男女平等的性別教育,

她們從小學時就知道女生也能當班長直到長大,

但過了二十歲之後,

才驚慌地發現學校教的跟現實狀況不一樣。

她們發現過節的時候,

都是媽媽一個人在廚房準備,

在日常生活中也遇到許多性別不平等的待遇,

甚至周圍有不少曾遭受過性騷擾或約會暴力的女性。

而「江南站廁所殺人事件」

則帶給她們極大衝擊,

於是開始向外界吐露,

在韓國作為一個女性有多麼艱難。

(編註:二○一六年五月,

一名年約二十歲的女性

在首爾江南站附近的廁所慘遭殺害,

根據兇嫌供稱他並不認識該名女性,

只是認為生活中的所有女性都看不起他,

因此憤而隨機犯案)

 

問題是,

當這些人訴說身為女性所感受到的實質恐懼時,

周圍的反應並非

「雖然我不太懂,但的確有可能發生這種事啊」,

而是徹底忽略她們的意見,

對她們說:「是妳太敏感了」、

「辛苦的不是只有妳啊,大家都很辛苦」、

「我周圍都沒有發生過那種事」等等。

因為不太了解,就把本人沒有經歷過,

但對某個人來說是正在發生的事實當成莫須有,

這種情況實在太多了。

最後遭受這種待遇的人為了替自己發聲,

便會採取更粗糙、

更激烈的手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有些人,

自己沒經歷過就以為不會發生

跟孩子一樣幼稚

就像孩子們認為自己看到的世界就是全部一樣,

他們因為無法想像別人的處境,

所以會把初次見到的事當成固有的狀態。

他們不會區分你我,

只以自己為中心觀察這個世界。

因為他們認為大人一開始就是大人,

所以如果跟他們說外婆就是媽媽的媽媽,

可能會讓他們大吃一驚。

小孩也常會說一些在大人眼中根本「沒大沒小」的笑話,

比方說,他們會驚訝地問:

「老師也有爸爸媽媽嗎」,

也會在問完「老師跟老公還有男朋友住在一起嗎」

之後笑得無比燦爛。

孩子們玩躲貓貓的時候,

會覺得自己沒看到,別人也看不見,

所以不會把身體藏起來,

只是遮住眼睛呆呆站著。

 

因此,對於不知道的事就假裝沒發生過,

是非常孩子氣而幼稚的行為。

如果無法對別人保有想像力,

就會變得容易討厭別人、壓榨他人,

並對別人的錯誤開始挑三揀四。

 

沒辦法以他人的立場生活

也可以發揮同理心、想像力

世界上有許多人活在不同的立場與利害關係中,

自然而然地,每個人感覺到的都不同,

這並不是必須親身經歷才能了解的事。

雖然沒辦法以他人的立場生活,

但可以為了瞭解彼此發揮想像力和同理心,

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說想像力

也是一種對他人的愛。

我們閱讀、創造藝術,

不也是為了培養這種高階的能力嗎?

 

生為女兒身的我,

不了解男人的苦衷。

所以當男人在討論當兵話題時,

我便在一旁靜靜地聽,

聽完了之後也只會說:

「原來如此,一定很辛苦吧。」

不然,沒當過兵的我還能再多說什麼呢?

 

然而奇怪的是,

這種反應竟然會讓男生覺得很感動。

因為不知道,所以承認自己不了解;

因為不了解,所以不會隨意批評或忽視,

然後告訴對方,

我還想聽更多我不知道的你的故事。

持續進行這種換位思考,

我們才能不互相厭惡,才能彼此對話。

 

雖然很麻煩又困難,

但我還是想要努力嘗試,

也希望其他人能用同樣方式對待我。

即便沒辦法以站在他人的立場生活,

但可以為了瞭解彼此而發揮想像力和同理心。

 

本文摘自《微笑面對無禮之人

作者: 鄭文正 / 譯者: 徐小為 / 出版社:采實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責任編輯 / Stella)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