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層次越低,越會有這6種表現,佔3條以上,說明沒本事! 層次高的人 越懂得 「低調做人 高調做事」!

跟父親大吵 逃家兩年,流浪到美國還差點成為 通緝犯的鐵夫,回台後 努力完成夢想,終於成為父親的驕傲!

9月 2018年14
收藏

(圖/shutterstock)

 

12歲那年,鐵夫因為一支麥可·傑克森的影片,

從此對舞蹈產生極大的嚮往;

為了學舞,用了最激烈的手段—逃家

為了練舞,獨自深入美國兇惡城市—皇后區

為了成就,他把青春奉獻在異地—日本

他說:

「當你在做一件真心熱愛的事情時,

不去計較代價、不去在意報酬,

你就會變得跟他人有所不同。」

 

然而,他因為衝動逃家,與家人產生嫌隙;

以為去日本可以一圓明星夢,才發現是個心碎之地。

如今,鐵夫創立學校,教孩子跳舞,

甚至想打造「會走路就會跳舞」的街舞環境。

即使一路走來曲折,他心中的舞蹈魂始終燃燒。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為學舞叛逆逃家

與家人從此產生心結

8月中旬,我們與鐵夫相約在他的舞蹈工作室。

初見面,鐵夫笑臉盈盈,帶著一副細框眼鏡;

斯文的外型似乎與剛硬的街舞有些衝突。

而當他談起年少時追逐夢想的拚勁,

一切彷彿歷歷在目。

 

12歲那年鐵夫因為一支麥可·傑克森的音樂影片,

被他的跳舞姿態深深吸引,

嚮往能像他一樣,在舞台上大放異彩。

於是鐵夫開始透過電視模仿舞蹈動作,自學街舞。

抱著對舞蹈的癡心直到了18歲,

鐵夫竟逃家整整兩年,

甚至帶著打工錢勇闖美國拜師,

家人卻完全不知道他人在異鄉。

而這逃家的起因,是來自鐵夫與父親的「誤會」。

 

身為獨子的鐵夫,被父母嚴格管教,

絕不允許他超過晚上8點回家,

但在聯考過後,鐵夫一心想重回舞蹈的懷抱,

正好又接洽到了一場表演,

便提議跟團員相約在同學家過夜,

為隔天的表演通宵練習。

然而父親卻以一句

「你今天不回來以後都不要回來了」

回絕鐵夫的請求。

 

 

認定父親只是在說氣話的鐵夫,

依然選擇在外過夜,

然而隔天表演完回家卻發現門外多了一道大鎖。

鐵夫:「當下我就鐵了心,

真的在外面租房子,

一邊打工存去美國的錢。」

但站在父親的角度想,

他害怕的是兒子會離家出走,

便在上班前鎖上大鎖,

不讓他進去,就能不讓他離開。

其實,事後回憶起這段,

鐵夫說:「就是兩個男人

誰都不肯低頭罷了。」

他強調跟家人的感情並沒有不好,

只是會經常在「跳舞」這件事上產生爭執

畢竟肩擔獨子的期望,

而父母也還停留在

「學舞就是壞小孩」的舊觀念,

父親當然是望子成龍,

而不是看著孩子沉溺在跳舞裡。

但這些心結,

卻要在好幾年後才得以解開。

 

勇闖異地學舞

回台後卻差點成為通緝犯

存妥了錢,鐵夫獨自踏上美國,

向麥可傑克森的老師學舞。

然而他深入的,

卻是惡名昭彰的皇后區;

為求安全,家裡到練舞室,

是他在美國唯一的路徑。

一心一意想將舞練好,

每天咬牙苦撐,過著天天吃麵包的生活

就連生病發燒也不敢看醫生,

就怕醫藥費無法負擔。

這樣的日子苦撐了將近一年,

鐵夫才終於回家。

然而回台灣後,

父親見到鐵夫沒有欣喜,

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你快被通緝了」

沒有念大學,

照理說該直接當兵的鐵夫卻出國了,

且家中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

若是再晚一點回台,

便會列為逃兵通緝犯。

在這樣的窘況下,

鐵夫一回家就馬上去當兵,

與父親的心結只能繼續懸在那。

 

直到多年後,時間沖淡彼此的心結,

父子倆才終於道出心聲

兩人啜飲著酒,爸爸緩緩說出:

「以父親的身分來說,你讓我很驕傲;

但以朋友的角度來說…我很羨慕你

一直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且熱情不減,

在旁人眼裡是極其羨慕的。」

父親也直說當年逃家的舉動把兩老的心傷得很深,

但也慶幸這兩年兒子沒有變壞。

鐵夫這才知道,

爸媽這幾年來始終在「反省自己」

什麼教育讓鐵夫做出

「逃家」如此叛逆的舉動。

這也讓鐵夫感嘆若回到當時,

寧願花更多的努力在台灣學舞,

也不要讓父母痛心。

父子倆最終相擁而泣,

化解了這場纏繞多年的心結。

 

 

 

 

在日本被偶像團體發掘

卻與正式出道差肩而過

在美國學舞時,

鐵夫發現那些認真練舞的亞洲臉孔都是來自日本,

在當地又剛好有親戚照應,

當完兵後便決定前往東京。

到日本後,因為擁有良好基底,

鐵夫很快地便成為舞蹈老師。

只不過微薄的薪資根本無法溫飽,

於是他開始兼差打工,

更在因緣際會下被介紹到蘋果電腦當銷售人員,

宛如現今流行的「斜槓青年」。

有了薪水當後盾,他開始放心的練舞,

享受自己最熱愛的事。

把跳舞這件事從業餘轉換成職業,

是在進入「放浪兄弟」的經紀公司後;

在機緣下與放浪兄弟成員相識,

而當時他們剛好想在台灣拓展經紀公司,

希望鐵夫穿針引線,並收攬為正職編舞老師。

一切都將步上軌道,

當時的鐵夫認真教舞,也一邊學舞;

在日本待了將近3年,那年他已經27歲。

 

 

在某次聚會中,社長酒酣耳熱之際,

舉薦鐵夫為放浪亞洲團團長,

在歡呼聲中鐵夫接下這份榮耀,與社長乾杯。

但開心了沒有幾天,

他因為一句

「不好意思,你年紀太大了」

被硬生生取消資格。

鐵夫感嘆「其實這也不能怪誰,

但還是會有點不甘心吧,幫人家編舞,

總會幻想站在台上接受歡呼的是自己。

直到遇見現在的老闆,

他說一句『男人越老越值錢』,

我才莞爾接受。」

抱著對日本的失望,

鐵夫便收拾行李返回台灣。

雖然在日本夢碎,

但老闆依然幫助鐵夫在台出道

成立男子團體-惡武2KD5,一圓心中缺憾。

 

回台開學校

從稚嫩的笑容中重拾熱情

回到台灣後,

鐵夫接續蘋果的銷售員身分,

並且授課教小朋友跳舞,

重拾他的斜槓人生。

也因為在教學的過程中,

獲得家長信任及孩子愛戴;

鐵夫便與朋友成立了正式的舞蹈補習班。

在孩子身上看見的除了成就感還有「熱情」

當人總是做著同一件事,再熱愛也會膩,

但透過教學可以看到,

一個對老師來說不用思考就能做出的動作,

孩子卻需要反覆練習。

而當他做對時,那開心的笑臉

對老師來說就像被充電一般,

重拾對舞蹈的熱情。

提到學校的未來,鐵夫想把夢做大

打造一個「會走路就會跳舞」的街舞環境

讓大家知道其實學跳舞沒有很大的門檻,

沒有運動細胞也能跳!

 

「堅持雖然很難,

但若真的放棄夢想 你會怎樣?」

談到如何辦到從年少時追逐夢想的勇敢,

到現在依然保持熱情及學習的心。

他說每當想放棄時不妨問自己:

「放棄夢想吧?以後也不會後悔吧?」

若連自己的答案都是肯定,

那這件事必定不成,那乾脆就放棄吧。

但很慶幸的,他還是堅持下來了。

雖然這一路走來, 鐵夫對於熱愛的事不曾變心,

但這段崎嶇的路上有太多「雜音」告訴他放棄。

「或許一個人最難的,

就是面對其他聲音卻能不被左右」

但把初衷回歸到自己本身,

聆聽心裡的聲音,便能坦然面對。

 

很多時候即便是興趣,

想要長時間堅持或是做為正業並不容易,

但正因為是熱情所在,

你壓根不需在意它能否讓你溫飽

只要在意它能否讓你始終感到「快樂」,

挫折來臨時,

只要相信自己內心的力量,

面對追夢,就無須害怕失敗!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