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你能活成什麼樣,和你的職業無關 身為女人,一定要有的 2 雙鞋!因為你穿的不只是鞋,而是一種 生活態度

一個合格的前任,應該像死了一樣

1月 2018年25
收藏

(圖/shutterstock)

 

 

作者:周冲的影像聲色(ID:zhouchong2017)

 

有天看一個綜藝節目,主題是吐槽前任,

一幫名嘴,紛紛舌燦蓮花,

令人捧腹大笑。

但笑完之後,一股悲意油然而生:

他們的前任哪裡糟啊,

被我的前任一映襯,

那簡直是天使、簡直是佛主面、

菩薩心的好寶寶好嗎。

 

(贊助商連結...)

 

 

我曾經歷過

人生最痛苦的遭遇

起碼有五六年吧,我都會做噩夢,

夢見他從馬路對面走過來,

而我逃不脫、挪不動,

眼睜睜地等著災難覆頂,

然後,從夢中驚醒,一身冷汗。

 

我曾經對人說,

我經歷過人世間最痛苦的遭遇,

人不信。

直到我隨便拎出一個細節,講述完畢,

個個倒吸冷氣,他們才收回之前的判斷。

 

那是我最恥辱漫長的戀情

那段往事終結於什麼時候呢?

2007 年 7 月 23 日,

我打開某扇門,看見四面空空,

他把我的筆記本、錢全部帶走,

手機浸入水中,留有一張紙條:「再見!」

從此,我再沒有見過那個人。

那是我一生中最恥辱,也最漫長的戀情,

他以他的暴戾、無情、卑鄙,

直接動搖了我對人的信任,對愛的解讀。

與過程相匹配的,是它結束的方式,

也毫無恩慈悲憫,

如同最後一記重拳,悶聲擂在我身上。

整整一個下午,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在那些磅礴的淚水中,

想到曾經的迷狂與沈溺、

疑惑與對質、纏綿與崩解,

感覺淚如鏹水、人如廢鐵,

再無重新建築之可能。

 

在敗局中,

我只能再站起來往前走

我恨嗎?

當然。如果他在眼前,我會撕碎他。

我悔嗎?

當然,假設重新來過,

我希望一切都不要發生。

但上帝的果園裡,唯獨沒有如果,

一切都是單向度,不可逆,

你只能在這敗局中,

緩慢而艱難地站起來,繼續朝前走下去。

 

要不要原諒傷害你的前任,

對他來說都無關痛癢

如今,十年一晃而過,

在這些年裡,

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哈姆雷特式的問題:

「原諒,還是不原諒?寬恕,還是不寬恕?」

可是,即使要原諒,我原諒誰呢?

他嗎?

 

一個至惡之人,

你原不原諒,對他又有何關係?

你寬不寬恕,對他也無關痛癢。

他繼續行惡,繼續逍遙,

繼續在道德與法律的邊緣,

不擇手段地,去獲得他想要的東西。

對這樣的人,最適宜的,

不是一個慈悲的姿態,

而是暴烈的回擊。

但我殺不了人、僱不了兇、打不了架,

放下筆,我就是一個一無所能的女人,

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無法做。

 

 

你所能做的,

就是原諒自己

我只有原諒我自己,

原諒那些如鯁在喉、

原諒那些如芒在背、原諒口蜜腹劍、

原諒「歡迎光臨」的甜蜜背後,

暗藏著黑色情節、

原諒自己的愚蠢衝動和輕信、

原諒所有的錯誤和所有的辜負。

 

我曾經有兩三年,

都在紙頁上書寫那段往事。

每一篇的末尾,都是同樣的收尾詞:

XX,你沒有錯,

XX,你沒有錯,沒有錯……

 

幸好時間能讓我

再次站在新的戀情裡

好在,時間之藥,

比我想像的更有療效,

幾年以後,我終於得已自我更新,

站在新的戀情裡,笑著說:

「誰年輕時,不曾遇見過個把人渣,

呵呵,呵呵……」

終於不再哭,

像談起某個遺忘太久的熟人一樣,

談起他的存在,

至此,

原諒或不原諒,

寬恕或不寬恕,

也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表態,

已經不成為烙人的問題。

再後來,我結婚。

 

原來,也有人掙扎於

被我製造的傷害中

婚後不久,

很平常的一個黃昏,

收到一條短信:

「你要記得,我一直在恨你!」

號碼來自另一個男主角,

當時我正在陽台晾衣服,

風來風往,衣服被吹得欻欻而飛,

我在布料與布料間,對著手機怔了好久。

 

我猛然發現,

原來,在我執拗於自己的傷痛時,

有人也正掙扎於被我製造的傷痛裡。

是啊,

我同樣也幹過過分的事情,

也曾罵他、打他、羞辱他、

玩憑空消失,再無音訊……

 

別人傷害我們,

我們可能也曾傷過別人

誰都不是聖人,

你不是佛陀,我不是白蓮花。

人性的法庭上,沒有人能免於審判,

你作過惡,我有過罪,

唯一不同的,

只是量級大與小,程度輕與重。

正如那個節目的嘉賓所說:

「我們的情感帳本裡,

算的是他傷了我什麼,

因為人受傷,自己是知道的,

而我傷別人的東西,

不記在我這本帳裡,

記在別人的帳本裡。」

 

 

我們被掏出多大的洞,

就有多大容量的愛再填滿

如果將一生的情感打包,放在一起稱量,

我相信,得與失,愛與恨,都是平衡的,

我們壓抑多少,就會發洩多少,

被傷害掏出多大的坑,

就有多大容量的愛,重新將它填滿,

這個過程,就叫療傷。

 

忽然想起某一次故友聚會

飯畢,大家湧往 KTV,

進去時,竟發現有個人也在,

即前文所提及的另一男主角。

我整個人一激靈,

但馬上就鎮定下來,然後裝沒看到,

他也是,兩個人又輕鬆,又緊張地,

遙遙對坐著。

 

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事,

大家叫著嚷著,

歌一首首地唱、酒一杯杯地喝,

我就像一個竊賊,

坐在一群失主中央,分分鐘想逃離。

他忽然站起來,點了一首歌,

他以前從來不唱歌,

他拿著麥克風,大聲說:

「祝所有人都有愛,

沒有愛,就有勇氣原諒傷害!」

眾人起哄,說他酸,我動彈不得。

 

他原諒了我,

正如我也原諒了過往一樣

唱的是《愛的代價》,

走吧,走吧,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走吧,走吧,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

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也曾傷心流淚,也曾黯然心碎,

這是愛的代價。

他唱的時候,我偷偷看了他一眼,

他也正在看我,眼光溫柔,又暗含深意,

那一刻,我忽然就放鬆了,

我知道,他原諒了我,

正如我也原諒了過往一樣。

 

犯錯是人之常情,

但不要被犯錯糾纏太久

人由於蠢、貪婪、壞,

或者由於他人的蠢、貪婪、壞,

總是不斷在犯錯,

但,既然做了人,就把這點認了吧。

指望自己不犯錯,

或者他人不犯錯,

才能幸福,未免過於嬌嫩了。

因為錯是人之常態,

就不要讓錯誤,佔用我們太多時間,

在這個時間裡,我們可以對自己好一點,

或者去犯下一個錯。

 

任何分手,

都是一種磨練和修行

《論語·微子》裡說,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如果我們還有力量,走出受傷的事實,

看到更大的現境,就會發現,

其實,為愛所受的離別苦,

都是一種磨礪和修行。

 

沒有這些,我們或許永難明白:

我需要的是什麼?

適合我的又是什麼?

因此,任何分手都是一個契機。

 

分手就像電腦當機,

大不了重新來過

它像一次電腦死機,令人憤怒,

也令人無以適從。

但它的另一個訊息是:

快,快重新啟動,

啟動不了,就重新安裝,

渣軟件就棄了吧,

因為它自帶 BUG,

會讓你死得很有節奏感。

這樣,你通過試錯,

慢慢地,就會選到

你用得最順手的程序,

在歲月裡重新運行。

 

 

別為前任悲傷,

你是該去找到下一段幸福

如果你此刻,還在為前任神傷,

請記住以下的話:

寶劍已沉,就不要再刻舟,

白兔已遁,便不要再守株。

我們所要做的,

就是站在空無一人的扁舟上,

用無鉤之釣,繼續在時間之水中,

釣起你可能的傳奇,

和下一段故事。

 

 

 

現在加入好友 🔥🔥🔥

上班族的你 一定要看

解決職場上、生活中的各種煩惱!



 

周冲,一個不可救藥的文字痴迷者,

寫最美的文字,傳達理性的觀念。

2015年離開體制,放棄公職,從事自由寫作。

出版《我更喜歡努力的自己》等多部暢銷書。

本文經授權轉自微信公眾號

“周冲的影像聲色”(zhouchong2017),

這是一個文藝而理性的公眾號,

以文藝的筆調, 以理性的思維,剖析人間事與人間情。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